络喵

[韩叶] 老叶健身记4

ooc慎 

老规矩,走评论

炖肉真的好累啊😂,客官们点个小手手小心心犒劳一下呗(人 •͈ᴗ•͈)۶♡♡比心心~

[韩叶]老叶健身记3

ooc慎 

正文:
浴室里水雾朦胧,柔和的暖黄色灯光透过水雾,衬的原本不怎么晒日光的过于白皙的皮肤,反而增添了几分暧昧又性感的色彩。浴室里的镜子被热气蒙上一层厚厚的水雾,只能堪堪映出个模模糊糊的人形。

若是镜子能映出叶修现在的模样,大概他就能知道为什么每次韩文清只要和他一起洗澡,就绝对不能老老实实的只洗澡,不说好一阵颠鸾倒凤,但怎么也要在这幅身体上啃上俩牙印才肯放过他。

哗哗的水流声停下,叶修随便把身上的水擦了擦,套上从韩文清哪儿抢来的上衣,就走出了浴室。

韩文清坐在沙发上,看到叶修从浴室出门的一瞬间,韩小清就已经立正站好了。

韩文清的这件上衣穿在叶修身上大了不少。虽然看起来韩文清比叶修也高不了多少但是韩文清骨架比叶修大,导致好好的短袖都快成了中袖,衣服下摆也刚好能把屁股遮住。

叶修本就草草擦了身上的水,白色的布料好些地方被残余的水打湿,贴在皮肤上,若隐若现的漏出肌肤的颜色。

可当了20多年直男的叶修从来没意识到,什么叫做男友衬衣,他只知道老韩的衣服方便能少穿条裤子,对于平日里能偷懒就偷懒的叶修来说,当然是绝好的居家服。

叶修没有发现韩小清的现状,因为他的注意力都被桌上的游戏机给吸引过去了,没错,就是他藏在那堆资料里的游戏机。

叶修立刻转身就把自己关进了浴室,可浴室门一关上他就后悔了。

果然,过了好了会儿,门外一点儿动静都没有,叶修知道韩文清就坐在沙发上,等着自己出去。

叶修还知道,要是自己一直没出去,韩文清可能还会过来告诉自己,出来吧,然后自个儿去平时根本就没用过的次卧待上一晚。

不是为了打冷战什么的,只是为了不让叶修把自己关在浴室一晚上,也为了表示自己今晚不会动他,让叶修能安心的睡觉。

韩文清向来是说一不二,光是皱个眉就让人背脊发凉,这是全联盟都知道的。但是韩文清更是个温柔细心,上得厅堂,下得厨房的贤妻……咳咳,额,极其护短的大男人,这是只有叶修知道的。

所以,叶修才在躲进浴室的瞬间就后悔了。他要真不想,韩文清根本不会强迫他做任何事情,而自己为了逃避锻炼,甚至逃避现实,把韩文清一个人放在客厅里。叶修已经脑补出一只被抛弃的大型犬孤零零的在沙发上耸搭着脑袋。

浴室里的热气早就散去,周围安静的能听见水滴滴在地砖上的啪嗒声,让这一小空间显得格外的冰冷。叶修搓搓有些发冷的手臂,站起来,打开浴室门。

韩文清在沙发上坐了很久,虽然他很气叶修耍的小花招,但是,也可以理解他一个宅男突然大量的让他运动,难免会吃不消。

一直等到韩文清觉得时间都停止了,浴室传来了咔哒一声,门打开了,从门缝里钻出叶修的半个身子,怯懦懦的喊了声,“老韩……”

韩文清深吸一口气,生气,无奈,心疼,最终换成一句,“过来。”

叶修走过去,意料之中的被韩文清一把拉进怀里,叶修动了动,把自己整个人都塞进韩文清怀里,贪婪抢夺韩文清的体温,以慰藉在浴室变得冰冷的身体。

“怎么那么冰。”韩文清抱怨一声,把叶修又往怀里搂了搂,一手搓着叶修冰冷的双脚。

叶修不吭声,只是紧紧抱住韩文清,良久,韩文清听到从自己胸膛处传来闷闷的声音,“老韩,我错了。”

韩文清手上继续给叶修搓着脚,一边说,“嗯,知道错了,所以要惩罚。”

低头看到叶修的耳垂和后颈,变的通红,叶修纠结了好久,才点点头,说,“好。”

[韩叶]老叶健身记2

ooc慎 
最近真是越来越懒了,不想梗不写文要咸鱼发霉了……

正文:
最近几天,霸图上下都知道自家队长心情不好,导致食堂大妈看到韩文清的黑脸,忍不住颤抖着给他多舀两块肉。

张新杰忍不住在后面扶额,大妈,队长脸黑真的不是因为你给他少舀了两块肉。

至于队长脸黑的原因,大家想了想最近公会也没被少抢到boss,比赛也没什么重大失误。想想,果然也只能是因为队长家里那个随时都在招仇恨值的家伙了吧。

之前说了,叶妈妈要让叶修练出8块腹肌,这与叶修来说,基本是不可能的。

大家心里都对叶修这货是个什么样相当有数,叶妈妈无非就是觉得叶修缺少锻炼,所以至少韩文清得把叶修逮着锻炼锻炼,但是……

每天早上废了九牛二虎之力把叶修给拖出了门,冷眼看着叶修打着哈欠走在身后,看到韩文清回头看到他才要死不活的跑上几步。韩文清不管他,他就偷懒在后面拖着脚步慢慢走,一副你在前面跑吧,我跟在你后面走一圈儿就成了的样子,偷懒的相当的明目张胆。

逼得韩文清只能抓着叶修一起跑,惹得一旁健身的大爷大妈频频侧目。

让叶修做个俯卧撑,手臂撑着动都不动,就瞅着屁股在哪儿一起一伏的。

仰卧起坐,前10个还能像模像样的,后面就开始手舞足蹈的,韩文清不拉着他起来,他还干脆就躺在垫子上不起来了。

得,韩文清放水放的自己都觉得不像话。到了晚上,这祖宗还哼哼唧唧的说这儿也痛哪儿也痛,并借此拒绝了韩文清晚间本应有的所有福利。

所以,韩队心情不好,其实百分之八十是因为欲求不满。

前是叶妈妈,不敢违命。后是叶修这祖宗,即使知道这货最多4分真疼,其他6分都是装的。可是韩文清终究舍不得折腾他。

就这样过了一个星期,韩文清算着肌肉酸疼的持续期应该差不多也过了,有些东西也该找叶修补回来了。

等到了晚上,韩文清回到家就看见叶修埋头与一大堆资料中。

“这都是什么?”

“联盟刚发过来的各国战队的资料,让我先提前准备一下,再看看这届国家队队员的选员。”叶修头也没抬,专心看着手里的资料。

韩文清看到一旁已经堆满了的烟灰缸,抬手把叶修嘴里的拿掉,

“少抽点儿。”说完又把烟灰缸里的烟蒂倒掉,顺手拿走了桌上剩下的半包烟,转身去厨房准备晚餐。

叶修听着厨房传来了洗菜的声响,才从衣服里面掏出了游戏机,继续刚才暂停的游戏。

等吃完饭,叶修丢下一句,“老韩麻烦你收拾一下,我去看资料。”就又进了房间。

韩文清收拾完回屋,看到的当然是叶修埋头看资料的背影,也没打扰他说该做今天份的仰卧起坐了,甚至也忘了要找叶修讨回的福利。

这样又是好几天,叶修不但没继续他每天份的锻炼,也没给韩文清每天份的福利。

直到韩文清发现夹杂在那堆资料中的,还带着温度的游戏机……

——————————————————————————
放着禁欲半个月的老韩不管,叶不羞求生欲为负。

[韩叶]老叶健身记1

ooc慎入
正文:
清晨6:30,床头的闹钟非常准时的响起来,叶修反手把闹钟摁掉,一把拉起被子把头埋进去,打算继续和周公约会。谁知周公的脸还没看清楚呢,头上的被子被掀开,叶修被提着胳膊硬生生给从床上扯了下来。
面对一个浑身软绵绵,不是屁股离不开床硬是站不起来,就是整个人就往自己怀里钻的叶修。即使是韩文清,也被叶修折腾的够呛。
叶修以前没退役的时候,听到闹钟响了比谁都起的快,即使掉着个堪比熊猫的黑眼圈,那也没赖过床。自从退役后,叶修那不正常的作息规律好不容易被韩文清给掰正咯,也不知怎么的,就养成了个赖床的习惯。
韩文清总是比叶修早起1个多小时去晨跑,最开始,闹钟响了也就眯那么一会儿,就再也没了睡意。后来韩文清去晨跑,叶修还能再小睡一会儿。再后来,叶修就把韩文清回来的开门声当闹铃。再再后来,叶修就等着韩文清把早饭做好了再磨磨蹭蹭的起床。总之,到了现在,韩文清做好了早餐,还得又哄又骂的才能把叶修从床上给弄到餐桌面前,每天早上都要上演一番与被子的难舍难分。
“叶修,站直了!”韩文清提着叶修的胳膊,让叶修站在地上。叶修也顺着韩文清折腾,只不过抱着韩文清就不撒手了,你让他站着,行,站着也能睡,反正有人撑着不会摔地上。
韩文清被叶修抱得死紧,叶修整个人光溜溜的,就穿了个内裤。身上深深浅浅留着些让人脸红的印子,看的韩文清小腹一紧。
想到前些日子,叶妈妈给他俩布置的任务,韩文清咳嗽一声,正色到:“叶修,最后给你一次机会,站好!”
然而叶修只是又收紧了手臂,把脸蹭到韩文清脖子里,对着韩文清脖子根平稳的吐息着。
韩文清叹了口气,提着叶修的手早就放在了叶修腰上,顺着腰线滑倒后背,掌心描摹着平滑的后背,再慢慢往下,摸到那唯一的小小的布料上。宽大的手掌隔着布料对那两团软肉又捏又揉,好一会儿,才从大腿根那处的布料钻进去,再次对那两团肉做些亲密接触。
“嗯……”叶修迷迷瞪瞪的被揉的舒服,等发出声音了,才猛然惊醒。瞬间落了个大红脸,这下,叶修就算是被瞌睡虫附身,那也该醒了。
韩文清当然发现叶修醒了,叶修不哼声,他就当没看到,反而手还向着肉缝里钻进去,熟练的找到地方就要往里钻。
叶修哪儿还崩的住,连忙拉开两人距离,“别弄,大清早的。”
韩文清带着叶修的腰往回一搂,朝着叶修嘴巴就啃了上去,硬是把体内那股蠢蠢欲动,换了个方式释放出来。
“清醒的很快,看样子这方法不错。”
韩文清转身去洗漱,叶修呆呆的站了一会儿,往床上一坐,想起自家老妈给布置的操蛋的任务——叶妈妈让韩文清,给叶修,练出8块腹肌。
叶修发自内心觉得,还不如被韩文清干的一个星期下不了床呢。

——————————————————————————
我知道很短小因为一时兴起写的,有没有2,随缘吧,毕竟我懒😂

【韩叶】叶修脾气见长,原来是……

有私设,ooc

韩文清一脸茫然的看着窝在沙发上一言不发,但就是满脸写着我!不!高!兴!的叶修。也只好沉默的陷入思考,这祖宗怎么了?

难道是因为前两天他带着霸图跟兴欣抢boss?难道是因为昨晚回家晚了?难道是今天早上做狠了?难道是因为晚饭做了他不喜欢的芹菜?难道……总不能是因为叶修不喜欢他现在穿的这条新内裤吧……

韩文清挠了挠头,从果篮里拿了个梨削好,递过去。

“喏,吃梨。”

“……”叶修懒洋洋的抬起眼皮瞅了一眼,“不吃梨!我要吃苹果。”

韩文清盯着手上的梨,如果梨有意识的话,可能已经切腹谢罪了:对不起,我为什么生成了一个梨而不是苹果,我错了!我死去重新投胎!

然而,梨并没有意识。

所以韩文清只好耐着性子放下手中的梨,重新削了个苹果,递过去。

好在,叶祖宗可接了过去,恶狠狠的啃了起来。

啃了两口,又不满意的盯着韩文清。韩文清眉毛忍不住跳了两下,“有话就说!”

“裤子穿上!穿个内裤到处晃荡啥呢!”

韩文清的脸又黑了几分,要是有联盟的记者看到,肯定又要写韩文清与叶修11年宿敌,balabala

韩文清……韩文清乖乖的回到屋里穿了条裤子,想了想又从衣柜拿了件衣服,把肌肉背心换了下来!

然后,韩文清就坐在沙发上,安静的看叶修啃苹果。生怕他把牙给啃掰咯。

这是,门铃响了。

叶秋提着大包小包叶母带给叶修的东西,其中还有几瓶宝宝霜。

“你怎么才来!”叶修放下苹果,抱怨道。

“那么大火,我这不是下班了才赶过来嘛,”

叶秋把东西放下,盯着叶修看了两秒,继续说,“混蛋哥哥,困了就去睡呗,你等我干啥。”

“那我去睡了。”说完,头也不回的走进房间,不到一分钟,就没声响了。

叶秋转头看向这屋子里另一个主人,“韩文清,大半夜的穿成这样,还要出去?我送送你?”

韩文清低头瞅瞅自己这刚穿好没多久的衣服裤子,揉了揉太阳穴。

“叶修他……”

“哦,他一犯困就闹脾气,在家从小就这样。”

所以,叶修这是“闹瞌睡”?

惊!那个成天作息不规律,扛了三天做圣诞任务的叶不羞居然会因为太困了,“闹瞌睡”!!

所以兴欣所传,当年叶修圣诞节活动大战三天越战越勇,越打越狠,是因为,这货犯困了,所以“闹瞌睡”?

所以相传当年嘉世开会开到大半夜,叶修把刘皓批的很惨,其实也是因为这货“闹瞌睡”!

叶秋又说“他在外面这么多年到没这个毛病,就是一回家,就总有像这样一堆臭毛病。”

送走叶秋,韩文清看着睡得不省人事的叶修。脸上眉头皱的能夹死蚊子,但是心里却软成了水。

眼前这个站在荣耀顶端的叶神,虽然嘴贱心脏又是个老烟民,但也总是温柔可靠又强大。

谁知道这样的叶修其实很会撒娇,小小的感冒还要扭着他要抱抱;其实这么大的人还要用婴儿宝宝霜;其实会为了跟黄少天接梗守着电视机看春晚;其实也会幼稚的把不喜欢的菜挑到他碗里;其实困了还会“闹瞌睡”;还有,其实会喜欢像小动物一样蹭着他;其实在床上会哭西西的求饶;其实红着眼眶的样子特别诱人……

别人都不知道,只有他韩文清全见过,里里外外,一处不落。

韩文清低下头,在叶修唇上亲了上去。意料之外的被勾着脖子加深了吻。

“还穿着衣服干啥,脱了脱了。”

韩文清速度的脱下这总共没穿上十分钟的衣服,钻进被窝里,马上就有温热的身体缠了上来。

“我以为你睡着了。”

埋在胸口的叶修小声的嘟囔了一句,“没抱着你,哪儿睡得熟。”

韩文清听见了,把怀里的人拢了拢,嘴边忍不住得意的上扬。

“睡吧。”晚安。

[韩叶]跟哥回家3

(新年记事)
ooc注意   时间线倒退回过年期间😂😂是的没错就是拖延症
https://shimo.im/docs/JTuYMLLJs5cIa4wd

https://shimo.im/docs/QbgVSzDZ6TgWlfzd

发车啦,不知道是字数到石墨上限还是什么,不太懂,只好开两个链接😂😂😂
不知道能不能点开,点不开的话就见评论

[韩叶]跟哥回家2

(新年记事)
ooc注意   时间线倒退回过年期间😂😂是的没错就是拖延症
正文:
说到今年春节韩文清跟着叶修回家过年,初二一大早就被抓着去爬了一波长城。回到家,叶修整个人都快溶到韩文清身上了,叶爸爸不大高兴的骂他没个人样。叶修倒是左耳听右耳出,倒是韩文清拿手肘捅吧捅吧叶修,让他站好咯。

叶修把自己从韩文清身上扒拉起来,推着韩文清进到卧室里,刚关上门,没长骨头的液体修连忙吸附到韩文清身上。

这下,可就扒拉不下来了。

两人躺在床上,刚把手给他放好,脚又上来了。脚放好了吧,嘿,整个人都压上来了。

叶修死皮赖脸的压在韩文清身上,脚也不老实的放在韩文清肚子上,非要韩文清给他揉。

“爬个长城就这样了,上次浪了一整晚第二天不还有力气跟霸图抢boss吗。”

韩文清的话不出意外的获得叶修一踢,韩文清抓着叶修的脚翻身把叶修压成了双脚大敞的模样,顺便朝叶修屁股上就是一巴掌。

“嘶,疼!”

“多大劲呢就喊疼,还没干你的时候劲儿大呢。”说着又是一巴掌拍在屁股上。

“去你的,起开!”

韩文清有个不知道哪儿来的习惯,就是喜欢拍叶修屁股。真干那事儿的时候还好,这会儿两个人衣服都好好的穿着,却又是这么个姿势,叶修臊的脖子都红了。

叶修有多少体力韩文清可是心知肚明,白天爬长城,是逮着空就偷懒,这会儿这个样子摆明了就是耍无赖。

别称,撒娇。

“既然累了,那我们去泡个澡。”韩文清如是说。

也不管叶修同意不同意,三两下把两人都扒光了,抱着叶修就往浴室走。

浴室柜子上放着一瓶舒缓形的薰衣草精油,应该是叶妈妈买来放在这儿的,刚好派上用场。韩文清拿过来,倒了几滴在水里。

一切准备就绪,韩文清捏着叶修的下巴亲了一口,把叶修背对着抱在自己怀里。常锻炼而有着厚茧的手顺着腰摸到小腹,再接着往下,摸到大腿根。

叶修仰头靠在韩文清身上,准备着接受被韩文清照顾小小修所带来的快感。

韩文清的手一直顺着大腿根往下,却停在叶修大腿正泛着酸疼的肌肉上。

“嗯?”

意料之中的快感没有到来,倒是大腿上一阵一阵的酸疼让叶修不由得抽抽。

“干嘛,想到什么不健康的事了?”

韩文清看着已经有着情动的叶修调笑到,怒气冲冲的眼神里还带着没来得及散去的媚色。

被戏弄的叶修当然没有好脸色,爆了句粗口,不再搭理身后的人,心里真想把韩文清揍到床头柜里去。尼玛,以前直来直去的老韩特么的怎么成这样了!

摸摸,你知道近墨者黑吗?我心脏的叶修大大。

韩文清手劲本来就大,捏着叶修软不拉几的那么点儿肌肉,搞得叶修都不知道这到底是爬长城爬的肌肉酸疼还是韩文清捏的疼。

叶修忙拉着韩文清的手不让他捏,“行了行了,你不捏还没那么疼。哥这细胳膊瘦腿的那经得起你这手劲儿。”

韩文清看大概也捏的差不多了,就松了力道。这下这力道就合了叶修的意了。捏了腿又揉揉腰,叶修被伺候舒服了,闭着眼迷迷糊糊靠在韩文清耳边哼哼。

把叶修从头到脚的伺候了一遍,看着他在自己怀里睡得安稳……

才怪!

本来只是真的想给他揉一揉,避免明天早上起来闹着腿疼。

可叶修就像是给刚才的戏弄报仇一样,不断的在韩文清耳边哼哼,刚开始听着还挺正常,捏着疼了才哼一声。可到了后面,哼哼的声音越来越柔,越来越浪。身子还不停的扭动着,磨蹭着韩文清已经不安分的那根。

不过韩文清并不着急,毕竟,夜,还很长。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是的,无良的我就是短小还开假车,就问你们想不想看后续

[全职同人]家有猫大爷(七)

多CP  ooc特别是乐乐……
把明天后天要交的论文都写完啦~~开心的来写个文,当然要满足小可爱的要求哈哈哈哈
正文:
张佳乐今天一大早就醒了,趴在孙哲平头上开心的把尾巴不停扫来扫去,尾巴在睡在他俩下面的英杰鼻子上扫个不停。小蓝猫被打扰了好觉,勉强撑开眼皮看着面前动来动去的尾巴尖,体内强大的欲望让他伸出爪子。

不过作为一只幼小的小猫咪,对繁花血景所带来的,会被抓去洗澡的后果是拒绝的。这让小蓝猫硬生生的把伸出去的爪子改变的运动轨迹,盖在了自己的小鼻子上。

显然,英杰并不知道楚云秀对张佳乐说过,店里再出现繁花血景的后果。

爪子盖住鼻子当然不怎么舒服,小蓝猫委屈巴巴的换了一个方向,重新把还睡得正香的小仓鼠搂在怀里,继续睡觉。

‘一大早的,你在兴奋什么?’孙哲平半睁着眼睛,迷迷糊糊的问到。

‘哈哈,大孙你知道吗?今天是美人节!’

‘什么节?’

‘美人节,昨天我听到坐在楼下的那桌女生说的。’

提起这个“美人节”,张佳乐更是兴奋坏了,两只前爪躁动不安的在孙哲平头上踩着。

孙哲平不是很在乎今天到底是什么节,毕竟人类的节日那么多,每一个都去研究,那他可能会成秃毛猫的。他只知道,张佳乐这么兴奋意味着他觉得这个节日他也要过,那么身为张佳乐的男朋友,他应该表示什么。

孙哲平起身抖抖毛,朝一楼走去。他记得苏沐橙每天会买一些新鲜的花朵,插一直在桌上的花瓶里。

张佳乐开心的等着孙哲平去给他找礼物,他家大孙很是懂他,可比韩文清王杰希那些送猫粮的有情调多了。

结果到了一楼,孙哲平被满世界的粉色吓了一跳。苏沐橙正拿着丝带在系蝴蝶结,给面前一只不知道哪儿来的兔子系在了脖子上。

原来是楚云秀和苏沐橙决定今天要在一楼做一个节日庆祝,给今天来店里的女生庆祝节日,这只兔子是客人带来的,所以苏沐橙也顺便给这只小兔子装扮一下。

这时推门进来的苏沐秋明显也被这满满的粉色吓了一大跳。

‘哟,兔子,这店里都快成动物园……了……’叶修没来得及吐槽完。就在空中与苏沐橙眼神交汇,看到苏沐橙手上的丝带,吓得平时总是懒洋洋的叶修,飞快的窜上二楼。

又从缝隙里伸出头来,示意孙哲平赶快上楼,离开一楼那个是非之地。

等孙哲平回到楼上,叶修已经恢复了懒洋洋的样子,趴在猫爬架上,韩文清眼里身快的窜过来,凑在那本就不大的平台上。

张佳乐看到空手回来的孙哲平,瞬间就玻璃心,闹情绪了。

‘孙哲平,没想到你是这样薄情寡义的喵!’

孙哲平总觉得张佳乐所说的“美人节”好像有哪里不对。

‘乐乐,你确定今天是美人节?你真的要过这个什么美人节?’

‘当然,我昨天亲耳听到的!我可是我们猫咖一枝花,过个美人节怎么了!!’

正在跟韩文清“练咏春”的叶修抖抖耳朵,听到什么关键词。

身为一只堪称建国后成精的猫精修,立刻就明白了张佳乐怕是误解了一些东西。

‘张佳乐,嘿,看哥。’

张佳乐正在炸毛呢,很是不开心的看向叶修,满脸写着‘有事快说。’

‘老孙给你的礼物在楼下呢,就是太大了,不好拿上来,你自己去看看呗。’

孙哲平不知道叶修葫芦里卖的什么药,但是面对炸毛的张佳乐,还是先给他顺毛比较好。

面对张佳乐疑问的眼神,孙哲平硬着头皮点了点头。

就看到张佳乐开心的奔向一楼。

‘喵呀!!’

很快所有猫都听到了一楼传来的张佳乐撕心裂肺的嚎叫。孙哲平连忙往一楼赶,结果一头撞到苏沐橙怀里。

“云秀,大孙也下来了。”

“给他也系一个。”

孙哲平看到苏沐橙手里的粉色丝带,终于反应过来,这是被叶修给坑了啊。

于是两只暹罗顶着大大的粉色蝴蝶结被各种拍照揉毛,一直到喻文州走进店里。

喻文州家那只聒噪的名叫黄少天的猫一来就看到都顶着粉色蝴蝶结的孙哲平。张佳乐更是夸张,脖子上是粉色蕾丝上面还有个小铃铛,头顶上一个比他头还大的蝴蝶结彰显着它的存在感。

‘哈哈哈哈哈哈张佳乐你这是什么造型,今天不是女生节吗?我去不会吧,难道我认识你那么久,你居然是只母猫吗?不会吧哈哈哈哈哈。孙哲平你也真够义气,为了哄媳妇儿,蝴蝶结也往脖子上系,未免也太拼了吧,绝对是真爱啊哈哈哈。’

‘女生节?’孙哲平一脸懵逼。

‘女生节!!!’张佳乐一脸惊恐。

‘对啊,女生节哈哈哈,既然这样,张佳乐,祝你女生节快乐。’

‘嗯,节日快乐。’叶修带着一群不明所以的猫崽子,对张佳乐说到。

张佳乐泪流满面,去你的女生节!哥可是英俊潇洒风流倜傥的小公猫!公猫!!!

——————————————————————————
繁花血景前文有提到,总之就是捣乱啦。
刚好祝大家女生节快乐~ο(=•ω<=)ρ⌒☆


关于错别字

手癌晚期一篇文里四个错别字。

但是黄上天确实让我大半夜黑灯瞎火笑出猪叫。

同事被我吓得一抖😂😂

少天你上天吗√

最近三次忙,没有时间更文,新年篇其实是还有梗,但是过了时间更出来又怪怪的样子,大家想看的话,抽时间就更吧。
另外,最近脑洞了一篇原创,额,大家看同人也不知道大家想不想看原创吧,反正原创写的话也是随机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