络喵

佛系写手不定期更,想起来就写

杂食动物
全职all叶/正副队 主韩叶/周叶/双花
杀破狼/六爻/镇魂/默读
虽然目前97%写的都是韩叶

狐媚子 七夕番外 双花篇

双花双花
虎平×凤乐  
ooc慎!有私设,乐乐有性转(微)慎!狗血无逻辑大孙反正就是宠宠宠
正文:
虎琊洞的大梧桐树上,张佳乐正睡的昏天黑地,正梦到他长出了千盼万盼的第十根最漂亮的尾羽,还没来得及瞧仔细,就被人吵醒了。

吵醒他美梦的是只叫孙哲平的大老虎,这只大老虎一直对他不安好心!张佳乐觉得孙哲平肯定和树下总是企图挠他羽毛的那些猫崽子一样,窥觎他漂亮的羽毛,不然他为什么总是给自己带很多好吃的,还带他去玩儿好玩儿的。

不过张佳乐的算盘打的啪啪响,任孙哲平好吃的好玩儿的给他供着,想打羽毛的主意,哼,没门儿!

这不,孙哲平这会儿又准备带张佳乐去玩儿了,还带了张佳乐最近超级喜欢吃的藕盒子。张佳乐吧唧吧唧的吃的可开心,被孙哲平一路带到了人间。

“大孙,我们今天去哪儿玩儿啊。”张佳乐吃完最后一口藕盒子,终于想起问问他到底会被带去哪儿。

“人间今日是七夕,晚间这个小街上会有很多好玩儿的,一会儿给你买糖葫芦。”

“两串儿!”

“好。”

对于七夕是什么日子,张佳乐并不清楚,虽然他已经九百岁了,但平日里很少去人间游玩。和族里那些老家伙比,他还算是毛都没长齐的雏鸟。不过确实毛没长齐,自己第十根尾羽还没长出来呢。

孙哲平带着张佳乐去湖边儿的小客栈坐下,准备吃些东西,等晚些点灯了才好玩儿。

张佳乐一手捏着炸小鱼,一手抓着鸡腿,吃的不亦乐乎。他突然看到对面儿街上有家店,很多人进进出出,出来后身上都会变个样子,身上的衣服会变好看!

“大孙!那家店可以变好看,我们去那儿!”

“诶,乐乐,这是卖女人衣服的。”

“女人?”

孙哲平突然想起来,这凤凰一族和花族一样,对雌雄的区别都不太明确,他们在最初化为人形的时候会默认一种性别,但是若是愿意,也是可以随意化另一个性别的,这和普通的幻化法术不同。

没等孙哲平反应过来,张佳乐就突然变成了女身,“这样就可以了吧。”

孙哲平连忙松开本来抓着张佳乐肩膀的手,都是男儿身倒是没什么,张佳乐突然变成女儿身,虽然都是同一人,但还是觉得男女授受不亲。

可张佳乐才没注意孙哲平的不自在,拉着孙哲平就进了这家店,在里面儿挑选了起来。

“大孙大孙,好看吗?……这件呢?还有这件……”

“好……好看……”

张佳乐本就生的好看,男儿身时就已是这一处妖界最美的,现在的女儿身,五官更加柔和,就连……就连身子都是软的……想到这儿,孙哲平不自觉的回忆起方才指尖触碰到的柔软的触感。

等张佳乐选好了衣服,开开心心的挽着孙哲平走出小店的时候,小街上已经到处挂满了各色各样的纸灯笼,好看极了。

“大孙大孙!糖葫芦!”

奈何万盏明灯,却只见那糖葫芦,

“好好好,老板麻烦两串糖葫芦。”

一手拿着一串心心念念的糖葫芦,张佳乐这才注意到小街上的灯笼和小摊,一路蹦跶着,瞧着什么都新鲜。

“嘿大孙你看这灯笼是个兔子,那边儿还有老虎,”张佳乐看了半天,气呼呼的,“怎么没有凤凰的!”

闻言,孙哲平悄悄在身后掐了个口诀,变了个凤凰的纸灯笼,挂起来,“乐乐,这儿呢,凤凰。”

“嗯……”

“怎么了?”

张佳乐摸着下巴盯着灯笼看了好一会儿,“这凤凰做的真丑,这人对我们凤凰是有什么意见吗?”

“额……”孙哲平无辜,孙哲平委屈,

“那我们去别处看看吧,湖边有当河灯的。”

小湖里已经放了好多河灯,照的湖边亮亮的,开满荷花儿似得。

“这河灯真好看,不过这是拿来干嘛的呀,那些姑娘好像在许愿。”

“嗯,是在许愿,”孙哲平拿了两个河灯,“你要许一个吗?”

张佳乐拿着笔,嗯……许什么愿呢?啊!就写每天都能吃糖葫芦藕盒子桂花糕琥珀糖!

写好后把河灯放进了湖里,孙哲平捏着张佳乐鼻子说,“整天就想着吃!那天变成只大肥鸟飞不起来才笑死人了。”

“你才大肥鸟,孙哲平你偷看!”

两人打打闹闹的,张佳乐也变回了男身,最后买了一壶甜酒坐在最高的小楼楼顶,望着街上的灯火阑珊。

“乐乐,你知道什么是七夕吗?”

“不知道,你说说呗。”

“七夕乞巧,女子们向织女祈求自己能够有巧手巧智,还有,祈求姻缘的意思。刚才我们放的河灯,有不少人会把心上人的名字写在上面,祈求和对方能够红线一牵。”

“哦,我全写了我爱吃的了,”张佳乐一拍腿,但是一想貌似也又心上人可以写,又释然了,“那你写了什么?”

“想知道?”

“说说呗。”

孙哲平一口喝掉杯中的酒,偏过头看着张佳乐,“你确定?”

“这有什么不确定的,大方点儿,给说说。”

孙哲平使了个术法把他的河灯捞了过来,递给张佳乐,“自己看。”

张佳乐乐颠颠的打开纸条一看,上面赫然写着三个字——张佳乐,反应过来什么的张佳乐红了脸。

只见孙哲平凑过来,在耳边说到,“河灯上的字条要是被当事人看到,当事人就必须得同意,你看到了,乐乐你说,怎么办。”

顶着个大红脸,支支吾吾半天都说不出句话的某人刚想说什么,就被孙哲平捏着下巴,迫着抬头看着他。

“只有一个选择,不然可就没有糖葫芦藕盒子桂花糕琥珀糖了。”

说完就慢慢凑过去,在柔软的唇上轻轻碰了一下,见张佳乐只是局促不安的不知道手脚该放哪儿以外并没有拒绝的意思,这才又吻了上去。张佳乐口中都是甜甜的甜酒的味道,第一次做这种事情的张佳乐没两下就被吻的喘不上气儿。

“大……大孙,我们凤族,一生只能有一个伴侣,我……”

“怎么,吃了我的,也亲了我了,你要始乱终弃?”

“不是……”

“那就行了,我这一生认定你了,乐乐,我喜欢你。”

———————————————————
“大孙,其实以前我一直以为你是窥觎我的羽毛。”
“嗯……那如果你始乱终弃我就把你羽毛扒光。”
“这么凶残的吗?”
“说明你对我很重要,感不感动。”
“不敢动不敢动……”

—————————————————————————————————————
本来准备七夕放个韩叶周叶双花的,懒癌让我没有码字动力……所以大概只有这一篇了。

狐媚子这篇写大纲的时候是准备中长,开好几趟车来着,但现在开了一波车后血亏了,写不动了😂😂果然我还是适合写短篇,让我考虑逻辑,坑是迟早的……
至于到底会不会坑…………额……说不准

[韩叶]狐媚子7

来了来了刷卡上车,老规矩评论见。
刚从漫展出来就给你们发车了,我多勤快(滚,懒死算了)

大早上开车是不是不太好,我还是晚上回来发吧……

[韩叶]狐媚子6

虎韩×狐修  
ooc慎!有私设慎!狗血无逻辑
正文:
“老韩,这狐崽子刚才还活蹦乱跳的现在怎么动都不动了,是不是被你给吓的呀。你可收收你的威压吧,别还没到虎琊洞,这小狐崽就给你吓死了,叶秋能找你拼命!”

韩文清等人别过了叶秋和其他兽族,走在回虎琊洞的路上,黄少天看着韩文清怀里如同毛毡子做的玩偶一般,一动不动的小狐,非常忧心大发慈悲的替小狐求饶。

“新杰新杰,你快把小狐崽抱过去吧,不然他真的会被老韩吓死的!”

张新杰转头看了看,韩文清根本就不准备松手把小狐给别的人,默默转头当做什么都没听见。

这狐族是怎么和韩文清扯上关系的他不知道,也不感兴趣,不过韩文清这样子可是从来没有过得,张新杰有种预感,韩文清这怕是要渡劫。

情劫。

韩文清要渡情劫,说出去得吓的人下巴砸脚背上,不过,在这千万年间也不怎么有趣事发生的妖兽界,张新杰表示,喜闻乐见。

“诶你们不能这样对它,它只是一只小狐狸,很可怜的好吗!就像我只是一只可怜的小猫咪,你们……”

“少天,”喻文州打断黄少天下面的话,“老韩,新杰,我和少天就回万蛇窟了,就此别过。”

“少天,走吧。”

“好吧……”

黄少天和喻文州一走,瞬间就清净多了。韩文清都忍不住松了一口气。

怀里的小狐狸不知怎么回事,烫的吓人,已经运量了好几日的低沉天空,这会儿也终于下下了今年的第一场雪,北风一刮,冻的人生疼。但即使是这样,抱着小狐的手却如同放在火上烤着一般,在这天寒地冻的地方硬生生给热出了一手的汗。

这小狐就更是可怜,不仅毛发都被汗水浸湿,整个小小的身体也忍不住的颤抖,甚至还有控制不了的灵力从这副躯壳中溢出。

韩文清想要安抚让他不那么难受,结果却惹得小狐更是蜷紧了身体,韩文清摸到一半的手就僵在哪里,慢慢的握紧的拳头。

他第一次觉得那么等待是这么的难熬。

好不容易熬到了虎琊洞,韩文清急急忙忙的往自己的屋子走去,张新杰很有眼色的令周围的侍从都退下了。

缩在韩文清怀里的小狐突然从一只狐崽变成了只成年狐狸的大小,韩文清差点儿把它摔了,连忙用大氅遮住怀中突然变化的狐狸,加紧了脚步。

推开房门,寒风带着不少雪花飘进敞开的房门,不过落在屋内就化开在了被地烘的暖暖的绒毯上。

刚关上房门,怀里的狐狸再也控制不住灵力化成了人形,不是他心心念念的叶修又是谁。

韩文清把叶修抱到自己的床上放好,眼前的景色让他忘记自己现在该干什么。

他常常在心中想着叶修各种各样的样子,喝酒的样子,给他顺毛的样子,一边给他讲故事一边还要嘲讽的样子……可唯独没有想过叶修发丝散乱,眼神迷离的躺在他床上的样子。

“叶修……”

“唔……你怎知我到底是叶修还是叶秋。”

叶修这话让韩文清忍不住皱眉,他现在双手支撑在叶修脸旁,一腿抵在叶修身侧,正好是能让人红了脸的姿势。

“我知道,你就是叶修。”

“你倒还分的挺清楚。你这模样是见不得人吗?干嘛老是用老虎的样子来见我。”

“你早就知道了?”

“别那么激动,”叶修吃力的伸手,摸到韩文清垂下的一簇发丝,“你不也早知道了吗。”

韩文清气呼呼的抽出被抓住的头发,“我是今日才知道!你可把我戏耍的好惨。”

“韩文清”叶修喘着气,和韩文清说那么多话已经费劲了他的力气,那酒里是什么东西,到现在,傻子也明白了,不过他万万没想到刘皓为了把他拉下来居然找来这种厉害的药,不入口,就是触碰也会被皮肤吸收。

“他们在酒里下了那种药?是刘皓?”

“唔……嗯。”

这药叶秋也碰到了些,不知道现在怎样了,不过现在当务之急是解决他自己的麻烦。

“叶修……”面对心上人,面对衣衫不整,青丝散乱,面带桃色的心上人,而且心上人一边摸着他的脸,一边挑开他的衣带,一切皆在不言中。

韩文清脑中只剩下一个念头,占有他,占有他,让这个人成为他的人。

顺从心里想的,慢慢俯下身去,他看到叶修似还是游刃有余的勾起嘴角,手指也在他耳后轻轻的蹭着,堂堂虎王只觉得被这人勾的魂都快没了,真不愧是狐狸精。

想到这,韩文清突然撑起身,眼中也严厉起来,他突然想起他第一次听到刘皓在树下是怎么给那些小妖说叶秋的。

“叶修,你……”

“怎么?”

“就是……我曾经听到刘皓在外面说……说叶秋……就是……”

听到这儿叶修就知道韩文清听到了些什么,不过刘皓口中的叶秋,其实是他叶修,当年在人间确实招惹了些桃花债。

“韩文清,你信我吗?”叶修伸手把韩文清的头发捋到耳后,看着韩文清的眼睛问。

“你说的,我都信。”韩文清抓住他脸旁的手,紧紧的握住,

“叶修,我不管你是不是勾人的狐狸精,我不管你以前有没有别人,我不管别人怎么说你,只要是你说的我就信。叶修,我要你,现在,以后,你必须是我的,只能是我的,你就算跑,我也会把你捉回来,关在这虎琊洞一千年一万年!”

这劈头盖脸的一大堆话,听的叶修都愣住了,自己这可招惹了怎样一位占有欲强大的家伙啊。不过毕竟是虎王啊,自己决定招惹他的时候,就没有退路了。

“韩文清,我给你讲过不少故事,可我没有告诉你一件事,你,是第一个我主动招惹的人,我喜欢你。”

再也没有什么东西能拉住理智已断的韩文清,他迫不及待的吻住叶修,让他粘上自己的味道,圈画着他的领地。

[韩叶]狐媚子5

虎韩×狐修  
ooc慎!有私设慎!狗血无逻辑
正文:
腊月十五,伴着大小精怪们的欢呼声,热热闹闹的打开了妖市的大门。

“啧,这天都灰了好几日了,说不定得下雪。”叶秋坐在去往妖市路上的步辇上,撩开那层薄纱看着阴沉沉的天空。

“这要是下雪了,那些个小崽子肯定得兴奋坏了,但是下雪了天儿冷,特别是你这个怕冷的家伙就惨咯。”

叶秋放下撩开纱幔的手,揉着腿上趴着一只小狐。这小狐通体雪白,正懒洋洋的张着嘴打哈欠,并不准备搭理叶秋这念了一路的各种絮叨。

‘天儿冷了,我就去找大老虎,被老虎圈着睡就暖和。’小狐打完哈欠,粉嫩嫩的小爪子在叶秋的华服上踩了踩,不小心被爪子抓出一根线,立马用爪子盖住,挪挪身子躺好,装作什么都没发生的样子。

进了妖市,两旁买卖的吆喝声,小妖们打闹嬉戏,热闹的很。

妖市中心的小花楼被当做各位族王的临时聚会处,每年妖市,各个族的王都会来此一聚,表示与其他各族的友好关系,若是这一年哪两族有些过节,也会就此机会化解一番。

只有这虎族的韩文清,继王位三年从未参与过任何的活动,好在他有张新杰,算是把各族的关系处的很友好了。

而今年,不知道这韩文清怎么突然想明白了,早早的就来了妖市。

叶秋的步辇刚到小花楼楼下,一个小妖便迎了上来。

“狐王,吾王已在楼内等候已久,特命我来相迎。”这小妖少年身形,一身青衣,正是喻文州身边的小侍从。

叶秋抱着小狐下了步辇,对小少年风度翩翩的点了下头,示意少年带路。

小花楼中,各位族王已经来了不少,叶秋随着小少年的带领来到喻文州的桌旁,黄少天正抓着桌上的小鱼干往嘴里塞呢。

“文州,少天。”

“哈哈哈老叶老叶你可来了,快坐快坐,这次你们准备的小鱼干真好吃,还是你懂我。对了对了,今天老韩也来了,一会儿介绍你俩认识认识。”

叶秋还没坐下来,就听了黄少天一耳朵的聒噪,连怀里的小狐都忍不住把脑袋埋到叶秋怀里,试图隔绝黄少天的声音。

‘还好叶秋平时虽然絮叨了些,和黄少天还是差了不少级别,不然成天听这脑仁儿都得吵炸。’

“叶兄,”比起黄少天的滔滔不绝,叶秋还是觉得喻文州温文尔雅的点头微笑更加受用。

“叶兄怀里怎还抱只小狐来。”

“这小狐顽皮,今日误入了我的步辇,半路上发现了就顺路带来。”

叶修躲过叶秋伸过来揉他脑袋的手,偏头对叶秋腰间玉佩的流苏又啃又挠。‘兄长的头怎能给你乱摸,给哥顺顺毛就行。’

这边叶秋和喻文州有一搭没一搭的聊着,浑然不知被立在门口当门神的韩文清盯着看了良久。

韩文清看着坐在小花楼中的叶修,举手投足间都甚是温文尔雅,淡淡的一个微笑就能迷的那些个小妖们神魂颠倒。但总觉得这个叶修有些奇怪,却又说不上哪里奇怪。

“王,怎不进去?”张新杰淡淡的提醒韩文清,避免他继续在这里当门神,眼神很是犀利的捕捉到了韩文清在这里当门神的原因。

‘叶秋?他二人何时有过交集?’

韩文清还没走过去,就被黄少天眼尖的瞅见,立马放下手中的端着的第不知道多少盘小鱼干朝他挥手。

“老韩!新杰!这里这里,你们刚去哪儿了,快来看看这就是我之前不止一次和你们说的狐王叶秋。”

叶秋并不知道自己何来的魅力让黄少天不止一次的对狐王提到他,但还是起身和二人进行了一番久仰久仰客气客气的官方客道。

不管这几人的谈话到底如何,怀里的小狐倒是对韩文清感兴趣的很,也不玩儿玉佩的流苏了,直愣愣的盯着这年轻的虎王看。

‘哟,小猫咪的人形还蛮不错的嘛,就是……那么凶干啥,还真像个守门神。’

韩文清一边应付着和几人东拉西扯的闲聊,一边死死盯着叶秋的一举一动,一颦一笑,恨不得把叶秋盯穿了。

叶秋被他盯得浑身不自在,不知道这初次见面的虎王恶狠狠的盯着他干嘛,如若叶秋是只兔子精,他都要怀疑韩文清下一秒是不是准备把他一口吞了。

‘盯着叶秋看嘿,人家认识你吗,蠢大猫。’

一直“安分”待在叶秋怀里的小狐突然窜了出去,等几人反应过来想去捉他回来的时候小狐已经跑出了小花楼。

“诶诶诶,老叶老叶你家小狐狸跑出去啦,它这连形都化不了,跑出去还不被捉去两三口就没了!!”

叶秋忍住几乎要脱口而出的“混蛋哥哥”,内心咆哮表面淡定的对慌张的几人说,“这小狐机灵的很,出不了事儿。”

说完又见韩文清皱着眉头忍怒的样子,想是小狐没大没小的冲撞了这位虎王。

“这小狐往日在族里也是守规矩的,今日头次来妖市,想必是一路见了些稀奇的早就忍不住去瞧个热闹,冲撞了虎王,还请见谅。”

叶秋随口瞎诌的话韩文清没听进去,他满脑子都是小狐从他身边过时,那一股熟悉的桂花香。

“王,”喻文州身边的小少年小声的对几人说了,“这是刚才狐族的让我带过来酒。”

喻文州和叶秋对视一眼,心中各有了些盘算。叶秋接过小少年手中就酒壶,“哦?是哪个该死的懒东西还让别人给他跑腿。”

小少年微微欠身,“狐王且不要这么说,是刘大人身边的人,刘大人忙着应酬,怕也是有急事儿,我反正也要过来,不过顺手带过来而已。”

‘刘皓?他会这么好心给我送酒?这酒里怕是有些心思。’叶秋这时却犯了两难,这酒是万万喝不得的,可自己族里的总管送来的酒却不喝,这不是摆明了告诉别人他狐族内部有问题。

好在叶秋余光看见一抹白色的小团子,这小团子往自己身上跳的时候,叶秋装作没有拿稳,碎了酒壶。

小狐抖了抖耳朵,钻进叶秋怀里,‘叶秋这手抖的玩意儿,毛都给我淋湿了。’

“哎呀这小狐,回来的可真是时候,这酒闻着味儿,啧啧啧,白白的好酒就给浪费了,可惜了可惜了。”黄少天对着碎掉的酒壶咂嘴。

“啊抱歉,这贪玩的小东西今日屡次三番的冲撞各位,回去定要好好教训教训他。”叶秋说着,在狐狸屁股上拍了两下。

炸毛的小狐张嘴就准备往他手上咬,被叶秋躲了过去。

这下叶修突然感到没对劲,身体软乎乎的有些使不上劲,难道这酒……

“这小狐甚是讨人喜欢,不知狐王可否借我玩儿两天。”

说话的是韩文清,叶秋看他黑脸说出这话,分明是在说,这小狐崽今天惹我不高兴,我要带回去好好教训他两天。

不过混蛋哥哥比谁都狡猾,也吃不了亏。于是叶秋把浑身软绵绵的小狐递了过去。

韩文清接过小狐时,留意了叶秋身上,并没有他熟悉的桂花香,反倒是这小狐身上有着浓浓的桂花香,手不自觉的在小狐身上轻轻抚弄着。虽然有很多事情韩文清还没有想明白,不过他基本确定怀中的小狐就是叶修。

这小东西软乎乎的抱在手上,真好摸。

————————————————————
剧情真难写,我都不知道我乱七八糟的写了啥,反正我准备狗血的开车了,

[韩叶]狐媚子4

虎韩×狐修  
ooc慎!有私设慎!狗血无逻辑

正文:
自从在溶月阁遇见叶修以后,这是韩文清睡得最好的一觉,嗅着叶修身上淡淡的桂花香,一夜无梦。导致第二天睁开眼看见缩在自己毛毛里睡得安稳的叶修,还以为自己在做梦。

韩文清把脑袋放在前爪上,看叶修毫无防备的睡着。

除了能看到因为睡得暖和,而有些微微泛红的脸颊,呼吸间能感受到他唇边轻柔的气息。那双修长的手缩在毛毛里,正贴着韩文清的毛肚子。

对于叶修基本整个人都埋在自己的毛毛里的这件事,韩文清很是愉悦。随着叶修平稳的呼吸,又不知不觉睡了过了,等再睁眼的时候,叶修却不见了踪影。

对叶修这种睡完就走的行为韩文清是非常的嗤之以鼻,但又忍不住的怀念那人有些微凉的体温,和他身上淡淡的桂花香……嗯……韩文清对自己这种记吃不记打的行为也很嗤之以鼻。

说不清。

韩文清自己也说不清为什么,就像走在一条大路上,路却突然塌了,一时大意陷了下去,从此便是万劫不复。

这之后,两人皆是心照不宣,常常到这月泉潭边,有时韩文清先到,便打些野食来,等叶修来了烤着吃。有时叶修先到,就在潭边,拿着他那白玉小杯悠悠然的酌着,时常也会带来一些桂花酿,韩文清算是知道他身上常常沾着的桂花香是哪儿来的了。后来见韩文清每次都会带着野食来,叶修才仿佛后知后觉的不好意思,偶尔也会采些个野果儿,却也敷衍的只有一两个,然后还借着老虎吃肉不吃果子,然后进了自己的肚子里,可以说是非常的不要脸了。

有时候叶修会一边撸着老虎毛,一边给韩文清讲讲他见着的好玩事儿。人间的,妖界的,仙界的,还有抱怨自家蠢弟弟的念叨和事儿精……反正叶修想着啥就说啥,没说的就安静的抱着韩文清撸毛,然后又被韩文清圈着睡上一觉。

这样以天为被以地为席,在初秋的天气两人睡得尚且算是暖和。可秋去冬来,再有那么些日子就不能这般露天而眠了。

不过没来得及等韩文清为此苦恼想出解决的法子,叶修这天便说了,“明日我就遛不出来了,我家那蠢弟弟抓我给他当帮工呢。再过些日子有个好玩儿的,就是这个把个月吧,得忙的昏天黑地的。”

他看韩文清盯着他,琥珀色的大眼睛映着月光的清晖,好看的紧。

“到时候你可以去玩儿玩儿。”

每年妖市好玩儿的都不少,叶修本是个不爱凑热闹的,往年闲时也会去看看。不过介于一些原因,他和叶秋要是被人撞见难免有些麻烦,所以这些年反而不怎么去了。

今年又是狐族一手操办,有趣的东西不少,不过也因为太清楚,就少了往年一路走一路瞧个新鲜的乐趣。

韩文清顺着叶修手在他手心蹭了下头,这些日子听叶修讲了不少事儿,虽然他小心的逼过了和他身份有关的,但是他家那位弟弟,只怕是让叶修又爱又恨,时常不经意的挂在嘴边,稍微有些在意,叶修的弟弟,也是位仙君吗?

叶修讲完,叹了挺大一口气,“哎,天气越来越冷,没你这大老虎当暖枕,这个冬天,苦寒哟。”

‘哦,现在你知道我是大老虎不是小猫咪了,没认识我的时候也不见你冻死了,没出息。’

韩文清心里吐槽叶修,越是对这人熟悉,最早那脱世出尘的谪仙形象就越是崩灭,却还是把怀里的人紧了紧,稀罕的跟个什么似得。

之后的时间,韩文清果然就再没见着叶修。

直到一天,张新杰拿来了一张请柬。

张新杰拿请柬过去的时候,韩文清正在书房不知道在折腾个啥。门被打开的一瞬间,就看到韩文清慌里慌张的打开一书,盖在一张宣纸上面。

韩文清抬手抵在鼻尖,轻咳了一声,“新杰?何事?”

“狐族送来的请柬,”张新杰把手中的请柬递过去,“你在练字吗?”

“啊?”

“啊,嗯……闲来无事,练练字。”

韩文清接过请柬来,请柬通体玄色,纸张边缘有着金色的狐纹。手指触摸到背面的凹凸感,翻过来一看,是一片银杏中间一只狐面,这是叶氏狐族的纹饰。

这请柬散发出淡淡的若有若无的桂花香,打开一看,果然其中夹着几朵零散的桂花,小小的花骨朵被细心的摊平,压成了规规矩矩的五瓣。

‘叶修!’

“原来着桂花香是这里面的,狐族倒是风雅的很,这个季节还能找着桂花,怕也是废了番功夫。”

韩文清拿起一小朵桂花,两指轻轻的捻着花瓣儿,“哼,没个正经。”

“从腊月十五到正月十五,整整一个月。族里那群小崽子们可又要乐疯了……”

“嗯,到时候去看看。”

“啊?”张新杰忍不住的觉得惊讶,

废话,这人以前弄死不和别族过多交涉,除了打架,别的什么事情都推给他。只有黄少天,喻文州,张佳乐,孙哲平,还有他张新杰这几个早些年认识的人平时时常来往。像狐族,黄少天和张佳乐都与之相熟的很,可他也不愿去结交,每年妖市,他也从不参加,这次怕真是太阳打西边儿出来了。

“嗯,去看看。”

之前韩文清就觉得叶修应该是狐族的什么人,但是狐族未曾听过有哪个飞升的妖仙,所以一直不太确定。可这几朵小小的桂花,却让他确信了叶修一定和狐族有什么关系。

韩文清才不管张新杰的下巴会不会砸在他脚背上,见他无事了,便打发他离开。

在张新杰离开后,韩文清小心翼翼的把那几朵桂花放进一个小锦囊中,然后放在暗柜里那三根赤羽旁。又将桌上那张宣纸裹起来,放在一堆杂书中,试图让他看起来不那么惹眼。

离下旬也就还有几日,妖市,谁知道会遇见些什么呢。

诶嘿~

在麦当劳等着兔兔领我带修修回家家😂😂
点了外带,麦当劳小哥哥问我玩具拿没,兔兔说,没,然后叫我,走,我们去领你的修修回家,然后被小哥哥笑了……笑你大爷啊哼╯^╰

[韩叶]狐媚子3

虎韩×狐修  
ooc慎!有私设慎!狗血无逻辑

这篇文主韩叶,但是可能会在写的时候夹杂一些喻黄双花林方之类的副cp,或多或少,主要我吃的cp多,写的时候把持不住😂😂在这里先预个警,宝贝们如果很介意的话也可以告诉我,我……我可以忍住的……大概。

正文:
万蛇窟外阳光明媚,羽蝶双飞,万蛇窟内阴暗潮湿,唉声连连。

哦,这个唉声连连的,其实只有趴在喻文州书桌上装死的黄少天一个人而已。

在黄少天叹气大概第200多次的时候,青色的一小蛇爬进来,在两人面前变化成一个少年形态,对二人说到,“王,黄少,虎王来了,现在已经到山头了。”

“啊!!文州!!!”

喻文州看了一眼抓着头发哀嚎的黄少天,对那少年点头表示知道了,少年才退了下去。

“看样子少天躲在我这里也没有用啊。”喻文州语气依旧温文尔雅,脸上也带着他的标准微笑,但确是见死不救的意思。

毕竟蛇是一种很记仇的生物,即使黄少天已经跟他们解释过好几次,那次去溶月阁真的是个意外,他只是有次路过人间,见那里热闹的很,又听那处传来悠悠琴声,才以为那是个好地方,谁曾想……

哎……黄少天苦啊,那次之后,喻文州把他折腾的那叫一个惨,就现在还时不时的拿那天的事儿变着花样的找他“麻烦”。

更有韩文清,三天两头的跑来找他切磋,你一个虎王找我这个小猫咪切磋个毛线啊!要脸!!我只是个可爱的小猫咪!!

韩文清这段时间的低气压,让他走在路上有点儿眼力劲的都会绕道走,谁也不知道是哪个胆儿肥的家伙敢惹的虎王不高兴。

然而惹得韩文清不高兴的这位并不自知,还在广寒宫旁的月桂树上,赏着月桂,看着嫦娥姐姐跳舞,悠悠然的喝酒呢。

顺便一提,这酒还是从方锐那只蠢兔子那儿骗来的。

叶修提着骗来的两壶桂花儿酿,悠哉悠哉的喝完一壶,提着剩下的一壶回家找叶秋分享战利品去了。

叶秋正忙着准备妖族每年年末都要举行的妖市的事务,每年妖市,天上飞的,地上跑的,水里游的,草木虫兽,各族都将聚在一起,很是热闹,也很是麻烦。要开一次妖市,得从年初就开始准备,大大小小事务准备一年,就为这年末一个月的妖市。所以各族就轮流着来,每个族一年,今年刚好轮到了狐族。

叶秋正忙的脚不沾地呢,看见眼前一抹白闪过。叶修这活祖宗提着酒壶晃悠悠的回来,就气不打一处来。

“混蛋哥哥,你又去哪儿鬼混了!好几天的见不着人。”

“诺,见你辛苦了,给你带点儿好东西犒劳一下。”

叶修把酒往桌子上一放,又没个样子的往旁边的躺椅上一趟。

“一回来就又躺下了,祖宗你是没长骨头呢。”

“给你带酒还念叨,白眼儿狼。”叶修嘴上说着,手欠的掰下一旁花瓶里的一小枝梅花玩儿。这个季节秋热还没过,居然都有梅花了,玩儿了一会儿又把树枝叼在嘴里,研究着怎么叼着最好看,最勾人。

见叶修明显就没把自己的话过耳,叶秋气的抓起桌上的酒壶就开始猛灌。

“诶诶蠢弟弟,这可是从点心大大哪儿拿的桂花儿酿,你就这样糟蹋呀。”

这桂花酿得慢品,才能让桂花的香味在唇舌之间久久不散,而且,看着已经趴在桌上不省人事的叶秋……

这桂花酿喝着香甜,很容易让人觉得不易醉人。实际上,这桂花酿却是后劲大的,总让人不知不觉就醉生梦死了。

叶修和叶秋都不是酒中好手,只是叶修常年在外游走,曾经干过想要喝酒勾引对方,自己却被一杯放到的可耻经历,于是常年与酒打交道,硬生生练出现在的好酒量。

不过叶修刚也喝了整整一壶桂花酿,别人是看不出,只有叶修自己觉得有点儿晕乎乎的,才一回来就躺了。

只是叶秋嘛……叶修本来打算让他喝一杯,好好睡一夜,谁知蠢弟弟直接灌了一整壶,怕是要睡上好几天了。

“啧,蠢弟弟哟。”

叶修啧啧两声,躺回躺椅上继续醒酒,不知不觉也睡了过去。

待叶修醒时已经入了夜,一旁的叶秋睡得不知世事,还不知得睡多久。由于一些原因,叶秋的房间没有他的命令下人是不能私自进入的,不能让叶秋就这样睡上几天,只好把他搬到床上,盖好被子。

出了房门,叶修隐去了身上的仙气。

入了秋的晚风有些凉,虽然叶修已是仙躯不太俱寒,还是忍不住想起前些日子撸过的毛老虎,那老虎毛可比自己的狐狸毛暖和多了,摸起来也比狐狸的毛厚实的多。

越想越是心痒难耐,叶修有些迫不及待的想撸毛老虎。

‘也不知道会不会在月泉潭啊。’

“啊,王。”遇上路过一个小侍女,小侍女连忙施礼。

“王今夜要出去吗?”

“嗯。”叶修微微点头,并不多言。

小侍女没觉得有什么不对,只是隐隐觉得今天王穿的好像不是一身白衣,而是一身青衣。却也没多想,做自己该做的去了。

叶修来到月泉潭,并没有看到毛老虎的影子,

“想也是吧,不过就是路过的灵兽。”

而其实韩文清刚好在月泉潭,毕竟他现在一到晚上,待在月泉潭的时间比待在虎琊洞的时间多多了。

不过韩文清也刚到,老远就看见了叶修。想了想还是化成兽形,隐去了妖气,又抓了一只野山鸡吊着晃晃悠悠的超叶修身边溜达过去。

叶修坐了一会儿,从怀里拿出那个白玉小杯,不一会儿小杯中就满了,叶修就放在唇边慢慢的酌着。

余光瞥见一个黑黄相间的东西走过,不是毛老虎是谁,没曾想还真遇到了。

“嘿,小猫咪,又见面了。”

韩文清听到叶修又叫自己小猫咪,纠结的不行,这人到底是怀着怎样的心态叫他小猫咪的?!

“不认识了?我是叶修啊,叶修,还记得吗?”

能不记得吗,心心念念的几乎夜夜都在这里守着啊,您可终于舍得来了。

叶修见毛老虎愣着不过来,以为他是忘了,毕竟这只毛老虎好像脑子不太好使。突然想起自己还隐去了仙气,可能是这个让毛老虎觉得奇怪所以不敢过来吧。

于是叶修又放出仙气,果真看到毛老虎犹犹豫豫的往这边走过来。

不过韩文清可没注意到叶修身上的仙气变化,他只顾着纠结叶修叫自己小猫咪这件事了。

韩文清走过去,把嘴里的野山鸡放在叶修面前,抬眼看着他。

“哟,还逮了只山鸡,要不哥给你烤烤,让你尝尝熟食的味儿,可比着血淋淋的好吃多了。”

韩文清一声不吭,围着叶修转了两圈,坐下来,看叶修运起法力,三两下的处理了野山鸡,又用法力生了一堆火,再拿出一把伞,把野山鸡穿在伞的顶端,烤起鸡肉来。

‘这是上等法器吧,居然用来烤肉吃!’

好吧,虽然这画面让韩文清对叶修不食人间烟火的谪仙形象有些崩坏,但是叶修就算是拿着伞烤肉吃也是好看的!

其实叶修烤的也不是很好吃,但是韩文清还是把它全部消灭掉了。

吃完东西,韩文清心满意足的把脑袋放在叶修肚子上,贪婪的闻着他身上的气味,是桂花的味道。

叶修也心满意足的抱着毛老虎揉毛,揉了毛又去手欠的捏爪子,也就是韩文清,换一只老虎来,叶修可能就没手了。

大概是桂花酿得酒劲还没全部过去,叶修揉着毛就睡了过去,韩文清怕人着凉了,使了个术法让自己变大了一圈儿,刚好让叶修能枕着他的肚子睡,又能把叶修全部裹在毛里,然后拥着叶修也睡了过去。

[韩叶]狐媚子2

虎韩×狐修  
ooc慎!有私设慎!狗血无逻辑
正文:
回去的路上,韩文清整个人都是迷迷糊糊的。他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为了歌声走过去;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看一个男人看呆;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让他摸毛,甚至翻出肚皮给他摸;更不知道为什么自己会跑回去,只为了知道他的名字。韩文清觉得自己像是中邪了,今天的事那人要是说出一件去,他韩文清都没脸混了。

那人说他们还会再见的,对了,那人,叫叶修。

叶修,他从来没有听过这个名字,不过叶修是仙君吧,没听过也是正常。

韩文清也不知为何,想到了白天刘皓提到的也是叶姓的,那个狐族的王叶秋,两人之间会有什么关系呢?

能有什么关系?一个是仙天上不染红尘的仙君,一个是妖界万花丛中过,片叶不沾身,无人不知的风流公子,能有什么关系。

韩文清一路想着那位名叫叶修的仙君,到了自己房前,看到遍地的焦黑愣是没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

倒是一旁的侍从小心翼翼的跑过来问要不要找张佳乐来讨论一下赔偿问题。

先不说他们被烧了一块地,和张佳乐掉了一地毛,哪一个更值得找对方赔偿的问题。就现在而言,韩文清看着堆了几大筐的赤羽,张佳乐铁定找点儿躲起来抱着他残余的毛瑟瑟发抖了,怎么可能让人找到。

韩文清不说话,那小侍从也不知自己是不是说错话了,站在哪儿冷汗都下来了。

“我觉得,可以把这些羽毛问问有没有人需要,好歹也是凤羽,人间求都求不到呢。再不济做些个玩具给那些虎崽子玩儿,别浪费了。”

说这话的是张新杰,他在一边儿拿着个小本本记录着每个地方的损失和后续的修建。说话间头也不抬,韩文清觉得他可能准备以这种方式当做对张佳乐给他增加工作负担的报复。

张新杰又对韩文清说,“你那间屋还能用,张佳乐为了不烧了梧桐,还是挺注意的,刚好你那屋就在树下面儿,正好躲过一劫。”

韩文清应了一声,看着那堆赤羽,满脑子却都是那白的快透明了的人,虽然仙君大多都喜欢穿白,能给人一尘不染仙气飘飘的感觉。但是韩文清不喜欢那人的白,白的就想随时都会消散一样。这赤羽的红,衬他一定很好看。

“今天先散了吧,也不早了,休息去吧。”

韩文清遣散了众人,只有张新杰还站在原定动也不动的看着他。

“你不去休息吗?”

“遇上什么好事儿了?”张新杰没有回他的话,单刀直入的问。

“嗯……没有。”韩文清很仔细的想了想,今天一天午睡睡不踏实,下午打架,晚上还丢了这辈子攒下来的脸,确实没什么好事儿。

“……”张新杰又盯着他看了一会儿,没说什么,“好吧,那我走了。”

等张新杰走远了,韩文清才挪到那几框羽毛面前,拿着这些羽毛选了起来。这几框羽毛量是真不少,韩文清硬是每一根羽毛都拿起来对比了好半天,最后选了三根有红又亮的长羽,大概是尾羽上张佳乐平日里最精心护着的那几根毛。

韩文清拿着羽毛回屋,想了好久把羽毛放在哪儿,第一次在自己的领地上有做贼心虚的感觉。过了会儿又觉得自己今天脑子是不太好,他在他的领地上拿几根羽毛怎么了,谁还敢发表什么意见不成。

最后,韩文清把羽毛放在床头的暗格里,他暂时还没想好要做个什么东西。

第二天,张新杰就让人把这些羽毛都给人了,这些赤羽竟大受女孩子的欢迎,之后好一段时间,虎琊洞中到处都能看到女孩子们用赤羽做的饰品,手链、项链、发簪、羽簪什么样儿的都有。

而韩文清依旧没想好自己要做什么。

韩文清每次对着暗格里的三根赤羽发呆的时候,都会想到叶修之前说,他们还会再见。什么时候呢,都过了好几个月了,韩文清好几次真真假假路过月泉潭,却并没有看到想看的那个身影。

这天韩文清又到月泉潭,熟练的找到潭边一块平坦的大石头,化成兽形蹦上去,趴着开始晒月亮。

不知道什么时候睡着了,梦中心心念念的那人坐在他身边,一手捏着那日用的白玉小杯品着杯中物,一手有一下没一下的给他顺着毛。又用手托着毛脑袋给他挠下巴,挠的痒了,韩文清就在他手上蹭蹭,伸着舌头舔那白玉似得胳膊。

等韩文清一觉醒来,天边已经泛白了,周围当然只有他一只兽,梦里的人今天依旧没有来。

韩文清习以为常的虎琊洞,刚进洞就被黄少天托着往外走,

“哎呀老韩你去哪儿了,我和文州等了你一晚上了,走走走你黄少带你去个好地方。”

韩文清回头看去,后面喻文州笑的一脸不怀好意,以及张新杰一脸冷漠的走在最后。

黄少天说的好地方是人间一处叫做溶月阁的地方,这地方只有晚间才做买卖,几人等了一日,此时坐在楼中,却是有些如坐针毡。

这溶月阁外面儿看着挺正经的,还能听见里面儿传出的琴萧瑟瑟,曲音缭绕,甚是风雅。
几人刚坐下来,听着台中娇柔的女子唱着小曲儿,并没觉得有什么不对。可不一会儿黄少天就发现不对劲了。

他们几人都不是常人,所以一来就要了个独间儿,从这儿往下刚好可以清楚的看见台上的歌舞。也可以清楚的看到这里几乎所有的男人怀中都搂着一个似乎是没长骨头的女子。

几人再不知世事也清楚了这是个什么地方,顿时也没了听曲儿的性质。

黄少天刚想说些什么,门就被打开了,几个打扮的花枝招展的女子瞬溜儿往里钻,娇小可人的,妩媚动人的各色各样的站了一排。

老鸨吊着嗓子吆喝着,“各位爷看着面生,是第一次来我们溶月阁吧,我们这儿的姑娘呀你喜欢什么样的都有~各位爷看看有没有能入得了眼的。”

黄少天朝喻文州哪儿打量了一眼,喻文州虽然还是保持着他的标准笑,但是却看的黄少天浑身发冷。张新杰已经黑脸了,不过比起韩文清,张新杰的脸已经算是黑炭中最白的了。

韩文清可不会给人脸色看,当即起身就往往外走,老鸨看了忙上前拦路,“哎哟~这位爷是眼光太高我们的姑娘不入眼吗?我们还有别的姑娘呢,或者你要不想要姑娘,我们也……”

老鸨到底没把话说完,毕竟要在韩文清冷脸的威压下说完话的目前,张新杰也只算的上半个。也多亏了韩文清这张脸,几人意外轻松出了独间儿。

韩文清压着火气往外走,余光却瞥见了一个熟悉的身影。那一身雪白和不食人间烟火的气质,在这楼里显得格外的格格不入,但即使格格不入,他在这里却是事实。

那朝思暮想的人,韩文清想了无数种相见的情景,却没想到他会出现在这烟花之地。

出了溶月阁,韩文清怒气冲冲的撂下一句“成何体统!”便和张新杰一同离去。

韩文清自己也说不清,成何体统这四个字,到底有几分是对黄少天说的,几分是对他们这几个人说的,又有几分是对那人说的。

即使他已身处虎琊洞,心却落在了溶月阁,更确切的来说,是落在了身处溶月阁的叶修身上。

这夜韩文清又梦见了叶修,不过这一次的梦与往常都不一样,不再是月泉潭,不再是白衣的仙君,不再是温柔的顺毛。可能是受了溶月阁的影响,这次的梦,却有些不可描述。

韩文清再次从梦中醒来时,对着精神异常的某处,只觉得自己一定是种了毒,一种名叫叶修的毒。

—————————————————————————
双更一时爽,码字火葬场

[韩叶]狐媚子1

虎韩×狐修  
ooc慎!有私设慎!狗血无逻辑
正文:
韩文清趴在树杈上的阴凉处打盹,毒辣辣的太阳和远处吵人的知了声让韩文清这个午觉并不太美好。

韩文清好不容易在热浪和知~了~声中迷迷糊糊的睡过去,又有不长眼的家伙跑来饶他午睡。

“叶秋那个狐媚子又到处勾人了,山下周府的周大少爷被勾的魂都没了,好好个青年才俊,被叶秋的媚术害得哟,还说都是他自己一厢情愿,不是受叶秋媚术所祸,说出来谁信啊,你信不信!你信不信!”

‘叶秋?不就是那个狐王?这……这在下面嚷嚷的不也是只狐狸嘛,狐族可真不是个消停的种族。’韩文清半眯着眼睛,看着刘皓对围着他的一堆妖说着他王的坏话。

这些妖里面,都是些修为不高的,大部分连形都化不了,对刘皓这样的大妖有着近乎盲目的信从。

“信。”

“当然信,皓哥你还会胡说不成。”

“是啊是啊,皓哥说的当然是真的。”

这些妖里,一部分本来就是和刘皓一伙的,一部分是被掐着脖子威胁来的,剩下的一部分就是天真无邪,听说了什么都觉得是真的。

韩文清烦躁的呼噜一声,树下那群背着人嚼舌头的小妖们瞬间吓得四散而逃。

刘皓抬头往树上看去,刚好和趴在树上的大老虎对上眼,就被半眯着的眼中透出的,不知是不是被饶了清梦而暴怒的眼神吓得心一惊,摸摸鼻子,骂骂咧咧的和着妖群跑了。

看着那群妖没影儿了,韩文清才坐起来,烦躁的舔毛。

他会在这里忍受着热浪和知了烦人的声音,就是为了避免被洞中那群吵人的家伙打扰他的午睡。他房间后面刚好有棵参天的梧桐,引来一只又臭美,脑子还不太好使的凤凰,放着自家窝不睡,偏爱跑到那棵梧桐上。本就是只聒噪的凤凰,还惹得族里那些吵吵的家伙兴奋的不得了。谁知道出来一趟,不仅被扰了午睡,还被迫听了一堆的八卦,心情更是不好了。

等韩文清回到虎琊洞,不出意外的看到那棵参天的梧桐上面垂下赤色的羽毛。

虎琊洞说是洞,其实进了洞口后是个四面环山的凹地,除了四周高的看不见山顶是出口以外,就只有那么个不起眼的山洞是这虎琊洞的进口了,那四面山远看如同虎口,因此得名虎琊洞。

那山有多高?说是几乎没有鸟能飞过他进到虎琊洞里,哦,除了睡在梧桐上那只凤凰以外。

而那只凤凰所霸占的这棵梧桐是放眼虎琊洞中最高的东西。也正是因为它又高又大,才受着巨大的凤凰喜爱,没别的原因,就是因为它大,睡起来舒服。那参天的梧桐上,被羽毛铺的整个树杈都是,远看还以为那树是烧起来了。

而树下距离了一堆虎崽子,对着那羽毛又扑有抓的。还有的爬到了树上,奈何这树实在太高,这些大猫爬到一半上不去也下不来,卡在中间很是尴尬。

张佳乐被这群大猫当成了玩具,丝毫不忧心,反正那么多年了也没谁挠下了他一根羽毛。

韩文清往树下一站,大猫们瞬间就散的干净,毕竟在这位王的屋外吵闹,万一这位暴君生气了怎么办。

这位暴君心里苦,除了把上一位虎王打下王座的那一次凶残了一点以外他什么时候暴君过!

张新杰表示,你上次打那架就足够建立威信了。真的,你看那么几十年了都没人敢跟你屋前吼一声,更别说你脸上就写着暴君两个字好吗。

那他们敢在我屋前蹦跶玩儿抓羽毛?

那是天性使然。

好吧,反正韩文清往哪儿一站,周围瞬间就剩他一人了。

然后从天落下一根赤红的发亮的羽毛。

然后张佳乐醒了,看见被韩文清拿在手里的,羽毛。

“卧槽韩文清!!你居然拔我羽毛!!打架吗?!!!!”

瞬间清醒的张佳乐俯冲下来,韩文清忙往旁边一躲,尖锐的鸟喙擦着韩文清的脸过去。留下一道细而长的血痕。

“张佳乐,你疯了吗?”

脸上的血口子让韩文清冷了脸,没等他反应过来,张佳乐的爪子又夹着劲风抓了下来。

“你乐爷的羽毛啊!挠我羽毛者,不共戴天啊啊!!”

张佳乐的攻击很快,爪子翅膀嘴还混着烧而不尽的涅槃之火,只是瞬间,方圆几十里就炸开了锅。

韩文清不愿与张佳乐争辩,不就是打架吗?他韩文清还怕打架不成。

韩文清变回兽身,纵身一跃跳到大凤凰的背上,这时的张佳乐浑身都燃烧着涅槃之火,所及之物,无不魂飞魄散。可韩文清却毫发无伤。张佳乐飞到高空翻身往下,想把韩文清摔下去,可没想到韩文清咬住背上的羽毛,还抓的挺紧。

韩文清往张佳乐身上利爪一挥,大片大片的赤羽飘在空中。赤羽燃着火往下落,仿佛天降火雨。张佳乐瞬间就心疼自己的羽毛了,尼玛,那可是他日日夜夜细心呵护的羽毛啊。

韩文清可没空感受张佳乐的心疼,几爪子下去,赤羽铺了一地。张佳乐只好赶紧认怂,不然要成秃毛凤凰了可就没脸回去见父老乡亲了。

张佳乐回到地面,在韩文清的威胁下,翅膀一扇,地面的涅槃之火灭了下去,到处都是黑乎乎的,只有那赤红的羽毛显示着他的存在感,彰显着韩文清的胜利,也彰显着张佳乐的惨败。

这场架让张佳乐掉了好一段时间的毛,从此以后再也不敢跟韩文清急,可能在下一个百年到的时候张佳乐才会想起,这是他百年一次的换羽。

不过这是后话了。

打了一架吃了满嘴毛的韩文清看着烧的满是黑炭的虎琊洞,皱着眉毛,把事儿甩给了张新杰收场,自己溜了。

夜幕降临,韩文清溜达到月泉潭边,刚好可以清洗清洗,洗洗这一嘴毛,韩文清觉得自己舌头都快给烧没了。

夜晚的树林,没了白日灼热的阳光,凉凉的月光撒在树林里,潭边有不少精怪趁着这大好的月光,吸收月光中的灵力用于修炼。

这些精怪多是还没有生出灵识的,韩文清也不必避讳,赤着身子泡进冰凉的水里。夜晚的潭水冷的刺骨,却刚刚好和那涅槃火留在身上的灼热相互抵消些。韩文清靠在石头边上,很是怡然自得。

不过这潭水泡久了,即使是韩文清也会觉得凉。

韩文清闭着眼,能清楚的感受到月光撒在皮肤上的微凉,调动起体间真气,运行了一个小周天,把月光中的灵力化为暖意,刚好与潭水刺骨的寒冷相抵。

耳边是树林里的窸窣声,以及那些精怪浅浅的气息,还有潭水的滴答声。

潭水的滴答声?

此处乃是无源之水,从来都静而无声,哪会有滴答声?莫不是有其他人也在此处沐浴?

韩文清只好默默祈祷着不是女修,转身想离开。却听见隐隐有歌声,听声音不似女子,却又婉转勾人的很,引人想要一睹唱曲之人容貌。

反正不是女修,都是大男人有什么可避讳。韩文清循着声音游了过去,游了好些距离,韩文清都忍不住感叹这距离是怎么让歌声传过去的。

寻到歌声处,韩文清拨开潭边的树叶,只见一人沐浴在月光下,月光正好照在那人身上,映的皮肤如同雪玉,仿佛要化在月色里。一头墨发散在水里,修长的指尖拿着一只白玉的小杯,在月光下竟是半透明的。明明手中只有一只小杯,却以肉眼的速度可见到杯中正一点一点的满了起来。

那人把小杯放在唇间,他的唇有些薄,却透着温润的红。他浅酌了一口,细细品着杯中物,唇角上挑,看样子对杯中物甚是满意。

等韩文清回过神来,已经盯着那人看了好一会儿,这再被人发现肯定就以为是偷看了,那可就尴尬了。

然而今天老天似乎是专和韩文清作对,刚他本来准备离开,却被歌声吸引而来。现在他刚转过身,那人也刚好转身过来,看见了人影,“嗯?”

‘被那人发现了’,韩文清满脑子只剩下尴尬,仿佛是偷窥被抓住的流氓似得。

换做是平常,韩文清可能也就淡定的转身,说清事由经过也就罢了。可这会儿韩文清满脑子想着不能被发现,脑子一抽化为兽身,隐去妖气,装作是出来晒月亮的灵兽。

可韩文清瞬间就后悔了,因为那人见是灵兽,稍微震惊了一下后竟赤着身子朝这边走了过来。见韩文清要跑,还朝他招手道,“来,别怕。”

那人见潭边的灵兽摆出了攻击戒备的姿势,靠近的脚步丝毫没有犹豫。直接伸过手去要摸这灵兽的头。

“小猫咪,过来。”

‘谁他妈是小猫咪啊!你家猫长这样,老子好歹也是只老虎!这人白长得那么好看,不是眼瞎就是脑子不好。’

这样想着可韩文清还是被那人摸到了脑袋,一股舒服的、充沛的仙气透过皮毛顺着韩文清的筋脉在周身走了一遍。

温柔的仙气在筋脉中轻柔的拂过,韩文清身子都软了,乖乖的趴在地上让人顺毛。

“这不是开了灵智了吗?怎还听不懂说话,该不会脑子不好使吧。”

‘!’

“小猫咪,你这皮毛倒是舒服的很,给我摸摸肚皮吧。”

韩文清听话的翻过身,把肚皮给人摸。

“还真给我摸,看样子是脑子不太好使,小猫咪你记住,以后可别把肚皮给陌生人摸,很危险的。”

‘!!!’

韩文清被那人提醒后才反映过来自己做了什么,连忙翻身起来,磕磕绊绊的跑了。跑到一半韩文清突然想起还不知那人是谁,又忍不住回去看那人还在不在。

等韩文清再次回到潭边,那人已穿好的衣裳,一身雪白的衣裳,终于衬得那人有了些生气。

他看到了韩文清,走过去在毛脑袋狠狠揉了一把,“我叫叶修,小猫咪我们会再见的。”

——————————————————————————
前两章大概修修戏份会比较少都是比较侧面的描写。
老韩……老韩已经崩了,我救不回来了QA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