络喵

佛系写手不定期更,想起来就写

杂食动物
全职all叶/正副队 主韩叶/周叶/双花
杀破狼/六爻/镇魂/默读
虽然目前97%写的都是韩叶

[韩叶]感冒的叶不羞有点儿萌(三)

ooc,叶修崩到虫爹都不认识!!有私设 微微微ABO

毕竟是在全明星周末现场,叶修睡得很浅。有时候听到台上黄少天话痨的发言,还说吐槽到“吵死了,文州怎么还不把他带下去。”

韩文清以为叶修醒了,就想问他要不要喝点水,毕竟发烧的人要多补充水分才行。结果喊了好几声都没搭理他,仔细一看才发现人根本就没醒。

叶修中途也醒过几次,真醒的时候倒是安静,目光就呆呆的盯着韩文清的耳朵或者下巴看。没被发现的话,自己盯着看一会儿又睡了过去,被韩文清发现了,就逮起来喂点儿水。

“队长,之前说去聚餐来着,老叶这样怕是去不成了吧。”张佳乐凑到韩文清身后小声的询问到。

“嗯,不去了,”韩文清捏捏紧握着的手,掌心的温度依旧很高。韩文清觉得可以趁叶修意识不清带他去医院打个吊针,这样烧下去可不是办法。

“一会儿结束了,你们先回去,我带叶修去趟医院。”

“OK,难得见老叶这样真是不习惯。”其实张佳乐想说你俩今天特别特别的腻歪,腻歪的大家都觉得有点儿牙疼,叶不羞连生个病都那么不安分。

好不容易挨到了结束的时间,韩文清拍拍叶修,告诉他可以离场了。叶修迷迷瞪瞪的看着韩文清,缓了一会儿,张开了双臂。

这标准的要抱抱的动作,让旁边的霸图众人和走过来的兴欣众人表示,叶不羞你清醒点儿啊!!以及,原来韩叶两人独处的时候是这种风格的吗!!

韩文清拍拍叶修的手,示意叶修起来自己走。

叶修嘟着嘴一副委屈极了的样子,站起身被韩文清搂在怀里走,还骂咧咧的说韩文清没良心。

“韩队,你带叶神去吧,我们先回去。”张新杰面无表情的说。

看起来淡定的张新杰,其实他才是平时被韩叶秀恩爱残害的最深的。他只想对众人说,你见过韩文清一脸宠溺的煲电话粥的样子吗?你见过韩文清抱着食谱研究,甚至下厨的人妻样吗?

最后,苏沐橙和陈果帮着一起把叶修送到了医院。医生说叶修属于病毒性感冒所以会反复发烧,让韩文清把人带到病房去,一会儿护士来给他打吊针,还又开了一大堆口服的药。

叶修躺在床上,眼神特别特别怨念的盯着那一大袋子的药。

“不想吃也得吃,不然好不了。”

韩文清无视叶修抗议的眼神,按着说明书上写的量把药准备好。

“这些药得饭后吃,你今天基本没吃什么东西,想吃点儿什么我去买。”

“想吃麻辣烫。”

韩文清拿药的手一顿,“换一个。”

“为啥。”

“你见谁在医院吃麻辣烫。”

“那麻辣……”

“不行。”韩文清头顶着无数个井号,脸都黑了,“别闹,好好想个你现在能吃的,不然还是给你买点儿粥。”

“这两天都没吃什么东西,就想吃点儿辣的,嘴巴都淡没味儿了。”叶修可不管黑脸罗刹一样的韩文清。

韩文清黑着脸凑近叶修,“乖,喉咙都肿了不能吃辣,好了就带你去。”

“不,就想吃。”叶修依旧不松口,可以说是非常任性了。韩文清的脸黑的像是要打人,不过叶修不怕呀,他自己宠的,黑着脸也得宠下去。

韩文清狠狠盯着叶修,抬起手,狠狠捏上叶修明显就是一副恃宠而骄的脸。

韩文清手劲不小,叶修的脸本来因为发烧就很红,倒是看不太出来红印,但是疼也是真疼。叶修揉着脸,骂韩文清混蛋,但是知道老韩肯定服软了。

等韩文清买完东西回来,护士已经给叶修打上吊针了。

韩文清把东西一样一样的摆上桌子,一碗粥,一碗包装上印着卡通人物一看就是儿童餐的蒸蛋,一杯牛奶,还有一些水果。

“哥要你手上那个袋子里的。”叶修指着韩文清手上提着的袋子,他闻到了一丝辣辣的味道!

韩文清把自己袋子里的拿出来,是一碗辣汤面,然后端着碗坐到一边儿当着叶修的面儿自己吃了起来。

叶修恨啊,老韩你跟谁学坏了!!

闻着辣汤的味道,吃着自个儿碗里的粥,更是觉得寡淡无味。关键是吧,这粥没老韩熬的稠,蒸蛋没老韩蒸的香,牛奶是纯牛奶没放糖。越吃还越觉得自己怎么那么可怜,想想就觉得委屈巴巴。

韩文清三两口吃完面,坐回叶修身边。叶修慢腾腾的舀着粥吃不理他,韩文清是觉得又好气又好笑。不知道从哪儿拿出一个小口袋,里面是一种凉拌的豆皮,上面有一些辣椒,但不多。而且豆皮的量也很少,少的贼可怜。

“就只能那么点儿,不能再多了。”韩文清说。

叶修瞬间就把委屈脸换成狐狸得逞的奸诈笑。还给点儿颜色就乐呵的把碗往韩文清手里一塞,张着嘴等投喂。

于是韩文清就一口豆皮,一口粥,再一口蒸蛋喂叶修吃。

这下叶修不嫌弃粥不稠蛋不香了,一口一口吃的可以说是非常开心了,完了还自觉的抱起杯子把牛奶喝光。

把垃圾收拾掉,看时间差不多了,韩文清把准备好的药拿出来,用热水化掉才递给叶修。

叶修喝完药水,被苦的皱紧眉头,狂咽口水,韩文清又倒了些温水给叶修喝,但是叶修还是皱着眉毛叫苦。

“有那么苦吗?没出息。”

“你又没吃你当然觉得不苦。”

韩文清捏着叶修的下巴就亲了上去,舌头在叶修口腔里舔舐着。

“还好。你自己睡杂货间的时候咋没那么多幺蛾子,是我给你宠坏了,还是你就想骗我吻你。”

叶修抹着嘴,推开韩文清,“你是脑子不太好吗?传染给你怎么办。”

“我哪儿有你那么体弱,alpha的抗病原体,小小的病毒感冒还不足为惧。”

对此,叶修表示非常不屑。

“睡吧。”韩文清把床背摇低。

“诶,等等,让哥去趟厕所。”

韩文清给叶修举着吊瓶,在外面等了好半天都没听到声响。

“嘛呢,睡着了?”

“你出去!”叶修一回头就看到韩文清从门缝里探头往里看。

叶修也是很无语,拉链卡住布料,脑袋昏昏沉沉,手也使不上力,怎么弄也弄不开。

“我来帮你。”韩文清发现了叶修的尴尬,挤身进了小小的洗手间。

“不是让你出去吗。”

“怎么,里里外外我都操熟了,看看还害羞了?”韩文清双手环住叶修,利落的帮叶修拉开拉链,还顺便帮他扶着小小修。

“唔……你别看。”叶修空闲着的双手捂住韩文清的眼睛。

韩文清从指缝看到叶狐狸红通通的耳朵,黄少天他们总说叶修脸T不要脸。平日里没少做些没羞没臊的事情,叶修平时也不会表现出害羞什么的,总是一副一切皆在掌控之中的样子。这时候,红透的耳朵就出卖了主人的心思,韩文清很喜欢这样的叶修。

等叶修好不容易躺上床,吊瓶里的药也差不多见底了。韩文清让叶修先睡,等差不多了,去叫了护士取了针,自己也脱去衣服挤上病床上去。

一躺下,叶修就贴了上来,滚烫的体温顺着紧贴的皮肤传递过来。

韩文清把手伸到叶修后背,给他压紧了被子,下巴抵着叶修头顶,又抱紧了些。

“睡吧。”

“嗯。”

贪恋的嗅着属于对方的信息素,沉沉的进入梦境。

晚安。我的爱人。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大家……想看发烧的车吗?
虽然不一定写(主要是不知道写不写的出来啊)

评论(10)

热度(19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