络喵

佛系写手不定期更,想起来就写

杂食动物
全职all叶/正副队 主韩叶/周叶/双花
杀破狼/六爻/镇魂/默读
虽然目前97%写的都是韩叶

[韩叶]跟哥回家1(新年记事)

OOC严重
正文
今年过年,韩文清跟叶修回了B市,在叶家过年。初二一大早叶修就被叶秋吵吵醒了。

“混蛋哥哥,快起来!”

“啊……大清早你要干什么,韩文清呢?”叶修哀嚎一声,死死抓着被子不松手,开玩笑,昨儿韩文清把他折腾了一宿,这会儿被子下面光秃秃的啥都没穿,甚至还有一身激情后的痕迹。

“韩文清跟爸去晨跑了,这个时间大概能绕着北湖跑六七圈了。”

“六七圈?北湖?两个非人类……”

就叶修这常年玩游戏不运动的宅男,能好好绕着北湖走完一圈都不错了。

“行吧,你先出去,我就起来。”

“混蛋哥哥,你还跟我见外呢。”叶秋抓着被子的手一用力,叶修没抓稳,漏了半个肩膀出来,叶秋楞了一下满脸通红,骂骂咧咧的跑了出去。

叶修揉揉腰,看到自己肩膀处的几个咬痕和红印,蒙着被子满脸通红的咒骂到“韩文清,你个混蛋。”

等叶修磨磨蹭蹭的晃荡出来,一家人早就坐在餐桌上,就等他一个了。

叶妈妈向他招呼到,“就等你了,快来。”

韩文清一边和叶爸爸聊天聊地,一边帮叶修拉出椅子。凑到打着哈欠的叶修耳边小声嘀咕,“还好吧?”

“现在问,昨晚咋没说收着点儿。”想到还被叶秋看到,而他现在就正坐在自己对面,叶修就浑身不自在,一把推开韩文清,拉开了距离。

叶妈妈夹了快面包,又递过一杯牛奶,“快吃吧,一会儿去八达岭。”

“啥?”叶修差点儿没被牛奶呛死。

“刚才我和小韩晨跑,聊到长城,小韩说还没有去过,我就说今天一家人去八达岭玩玩儿。怎么了?”叶爸爸抖抖手上的报纸,看向叶修。

叶修连忙摇头。没意见没意见,不敢有意见。

一行人来到八达岭脚下,乌泱泱的全是人脑袋。叶爸爸和韩文清精神抖擞的在前面走,不一会儿就窜出去了好长一节儿。

叶修试图悄悄溜去坐个缆车,可惜有个心灵相通的叶秋,和叶妈妈一人一边架着他踏上了登长城的路。

“哈……哈……”

“混蛋哥哥你快点儿!”

“你……你跑那么快干什么。”才到第三个烽火台,叶修就喘的不行,想溜到旁边去歇歇吧,可这层几乎都是斜坡,人又多,叶修几乎是被人群推着往前走的。

等他们三人好不容易爬完第四个烽火台,叶修连忙跑到一旁的台阶上,丝毫不顾及形象的坐下来休息。

“哎呀,你怎么坐下了,”叶秋跑过来,“爸和韩文清都爬好远了。”

叶修摇摇手,接过叶妈妈递过的水喝了一大口,喘着气说,“和他们比,你是诚心要弄死你哥是吧。”

“你呀,这体力也太差了,以后要让你和小韩他们一起晨跑。”

“妈,你别跟着起哄。”叶修一手撑腰,委屈极了。混蛋韩文清,要不是你削弱我的战斗力,怎么可能连老妈都鄙视我体力不好。

等叶修磨磨蹭蹭被叶秋连拉带拽的爬上不知道第几层烽火台,见韩文清和叶爸爸早在哪儿等着了。

叶爸爸看叶修他们跟上来了,转身又说要走。韩文清见叶修实在是累的够呛,就让他们先走,自己配着叶修休息片刻。

“韩文清。”

韩文清转头看着叶修,叶修叫他全名一般有三个情况,第一种是有正事儿,第二种是生气了,第三种是要无理取闹了。

“都怪你,昨晚非要了好几次,腰都快断了!”

嗯……韩文清想,看样子叫他全名还有可能是因为委屈了,要撒娇。

“没出息。”韩文清嘴上骂到,拧开水,递到叶修嘴边喂他喝水,手还是伸过去给叶修揉揉腰。

韩文清手劲大,捏着还挺疼,可是几次下来,酸痛的腰明显感觉好受多了。然后韩文清才放轻了手上的力度,舒舒服服的伺候着叶小祖宗。

“好了,跟上去吧。”伸手把叶修拉起来,两人又准备上路。

可是叶修一看见又是陡峭的斜坡,转头看向韩文清,

“老韩,我腿软。”

韩文清让叶修走在前面,一手搂住他的腰,一手抓着斜坡上的扶手,从后面把叶修往上推。

叶修就靠在韩文清宽大的怀里,轻轻松松的往上蹭。没一会儿竟然还看到了前面先走的叶秋和叶爸叶妈。

“老韩,你慢点儿。”

“又怎么了。”

“别让他们看到了,不然我爸又要骂我,还得让我自己走。”

“你就懒吧你。”

韩文清还是放慢了速度,一路把叶修推了上去。有了韩文清的助力,后面的路程叶修可以说是非常轻松了。

上了好汉坡,叶修还蹦蹦跶跶的拍拍叶秋的肩膀,

“哈哈,哥也是上过好汉坡的人啦。”没错,虽说叶修是B市人,但是这确是他从小到大第一次爬上好汉坡。以前总是偷懒爬到一半就溜了,要不就是借助缆车。

“切。”叶秋对自家混蛋哥哥的嘚瑟表示非常的不屑。想也知道韩文清肯定帮他了,光天化日,朗朗乾坤,真够没皮没臊的,哼。

一行人在好汉坡逗留了一阵子,就下山了,在长城脚下,有个可以领好汉证的。

叶修拉着韩文清就要去拿好汉证。

“混蛋哥哥,怎么上的好汉坡你心里没点儿数?好意思吗!”

“蠢弟弟,你就说我是不是上了好汉坡。那我那个好汉证有啥不好意思。”

韩文清看着好汉证上还有张照片,是现场有个八达岭的幕布,人就站在这前面照。

“幼稚。”

“韩文清,怎么说话。”

“你想要就陪你。”

“这还差不多。”

到叶修和韩文清了,叶修笔直的站在幕布前,韩文清看了眼,这会儿领好汉证的人不多。还都在做自己的事情,于是在工作人员准备按下快门键的时候,捏住叶修的下巴,亲了上去。

叶秋和叶爸叶妈说话呢,刚好转头看到这一幕,直捂着眼睛喊瞎了。

叶修顶着个大红脸,拿着好汉证跑了出去,留下工作人员吃的一嘴狗粮。

“韩!文!清!”一出门,叶修就抓着韩文清领子叫到。

韩文清非常淡定的捏着叶修的下巴凑上去又亲一下。

“收取劳动费。”

_______________小段子_______________
长城人多,人挤人,没一会儿叶修就被挤得找不到韩文清了,只好在一边等着韩文清来找他。
过了一会儿,韩文清找过来,手上还拿个绳子。
叶修:干啥用的?
韩文清指了指一旁的小孩儿,父母怕他走掉了,就在背上背了个小翅膀,上面有跟绳子,俗称牵引绳。
韩文清:怕你一会儿又掉了。
叶修:丨。

评论

热度(8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