络喵

佛系写手不定期更,想起来就写

杂食动物
全职all叶/正副队 主韩叶/周叶/双花
杀破狼/六爻/镇魂/默读
虽然目前97%写的都是韩叶

[韩叶]狐媚子2

虎韩×狐修  
ooc慎!有私设慎!狗血无逻辑
正文:
回去的路上,韩文清整个人都是迷迷糊糊的。他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为了歌声走过去;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看一个男人看呆;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让他摸毛,甚至翻出肚皮给他摸;更不知道为什么自己会跑回去,只为了知道他的名字。韩文清觉得自己像是中邪了,今天的事那人要是说出一件去,他韩文清都没脸混了。

那人说他们还会再见的,对了,那人,叫叶修。

叶修,他从来没有听过这个名字,不过叶修是仙君吧,没听过也是正常。

韩文清也不知为何,想到了白天刘皓提到的也是叶姓的,那个狐族的王叶秋,两人之间会有什么关系呢?

能有什么关系?一个是仙天上不染红尘的仙君,一个是妖界万花丛中过,片叶不沾身,无人不知的风流公子,能有什么关系。

韩文清一路想着那位名叫叶修的仙君,到了自己房前,看到遍地的焦黑愣是没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

倒是一旁的侍从小心翼翼的跑过来问要不要找张佳乐来讨论一下赔偿问题。

先不说他们被烧了一块地,和张佳乐掉了一地毛,哪一个更值得找对方赔偿的问题。就现在而言,韩文清看着堆了几大筐的赤羽,张佳乐铁定找点儿躲起来抱着他残余的毛瑟瑟发抖了,怎么可能让人找到。

韩文清不说话,那小侍从也不知自己是不是说错话了,站在哪儿冷汗都下来了。

“我觉得,可以把这些羽毛问问有没有人需要,好歹也是凤羽,人间求都求不到呢。再不济做些个玩具给那些虎崽子玩儿,别浪费了。”

说这话的是张新杰,他在一边儿拿着个小本本记录着每个地方的损失和后续的修建。说话间头也不抬,韩文清觉得他可能准备以这种方式当做对张佳乐给他增加工作负担的报复。

张新杰又对韩文清说,“你那间屋还能用,张佳乐为了不烧了梧桐,还是挺注意的,刚好你那屋就在树下面儿,正好躲过一劫。”

韩文清应了一声,看着那堆赤羽,满脑子却都是那白的快透明了的人,虽然仙君大多都喜欢穿白,能给人一尘不染仙气飘飘的感觉。但是韩文清不喜欢那人的白,白的就想随时都会消散一样。这赤羽的红,衬他一定很好看。

“今天先散了吧,也不早了,休息去吧。”

韩文清遣散了众人,只有张新杰还站在原定动也不动的看着他。

“你不去休息吗?”

“遇上什么好事儿了?”张新杰没有回他的话,单刀直入的问。

“嗯……没有。”韩文清很仔细的想了想,今天一天午睡睡不踏实,下午打架,晚上还丢了这辈子攒下来的脸,确实没什么好事儿。

“……”张新杰又盯着他看了一会儿,没说什么,“好吧,那我走了。”

等张新杰走远了,韩文清才挪到那几框羽毛面前,拿着这些羽毛选了起来。这几框羽毛量是真不少,韩文清硬是每一根羽毛都拿起来对比了好半天,最后选了三根有红又亮的长羽,大概是尾羽上张佳乐平日里最精心护着的那几根毛。

韩文清拿着羽毛回屋,想了好久把羽毛放在哪儿,第一次在自己的领地上有做贼心虚的感觉。过了会儿又觉得自己今天脑子是不太好,他在他的领地上拿几根羽毛怎么了,谁还敢发表什么意见不成。

最后,韩文清把羽毛放在床头的暗格里,他暂时还没想好要做个什么东西。

第二天,张新杰就让人把这些羽毛都给人了,这些赤羽竟大受女孩子的欢迎,之后好一段时间,虎琊洞中到处都能看到女孩子们用赤羽做的饰品,手链、项链、发簪、羽簪什么样儿的都有。

而韩文清依旧没想好自己要做什么。

韩文清每次对着暗格里的三根赤羽发呆的时候,都会想到叶修之前说,他们还会再见。什么时候呢,都过了好几个月了,韩文清好几次真真假假路过月泉潭,却并没有看到想看的那个身影。

这天韩文清又到月泉潭,熟练的找到潭边一块平坦的大石头,化成兽形蹦上去,趴着开始晒月亮。

不知道什么时候睡着了,梦中心心念念的那人坐在他身边,一手捏着那日用的白玉小杯品着杯中物,一手有一下没一下的给他顺着毛。又用手托着毛脑袋给他挠下巴,挠的痒了,韩文清就在他手上蹭蹭,伸着舌头舔那白玉似得胳膊。

等韩文清一觉醒来,天边已经泛白了,周围当然只有他一只兽,梦里的人今天依旧没有来。

韩文清习以为常的虎琊洞,刚进洞就被黄少天托着往外走,

“哎呀老韩你去哪儿了,我和文州等了你一晚上了,走走走你黄少带你去个好地方。”

韩文清回头看去,后面喻文州笑的一脸不怀好意,以及张新杰一脸冷漠的走在最后。

黄少天说的好地方是人间一处叫做溶月阁的地方,这地方只有晚间才做买卖,几人等了一日,此时坐在楼中,却是有些如坐针毡。

这溶月阁外面儿看着挺正经的,还能听见里面儿传出的琴萧瑟瑟,曲音缭绕,甚是风雅。
几人刚坐下来,听着台中娇柔的女子唱着小曲儿,并没觉得有什么不对。可不一会儿黄少天就发现不对劲了。

他们几人都不是常人,所以一来就要了个独间儿,从这儿往下刚好可以清楚的看见台上的歌舞。也可以清楚的看到这里几乎所有的男人怀中都搂着一个似乎是没长骨头的女子。

几人再不知世事也清楚了这是个什么地方,顿时也没了听曲儿的性质。

黄少天刚想说些什么,门就被打开了,几个打扮的花枝招展的女子瞬溜儿往里钻,娇小可人的,妩媚动人的各色各样的站了一排。

老鸨吊着嗓子吆喝着,“各位爷看着面生,是第一次来我们溶月阁吧,我们这儿的姑娘呀你喜欢什么样的都有~各位爷看看有没有能入得了眼的。”

黄少天朝喻文州哪儿打量了一眼,喻文州虽然还是保持着他的标准笑,但是却看的黄少天浑身发冷。张新杰已经黑脸了,不过比起韩文清,张新杰的脸已经算是黑炭中最白的了。

韩文清可不会给人脸色看,当即起身就往往外走,老鸨看了忙上前拦路,“哎哟~这位爷是眼光太高我们的姑娘不入眼吗?我们还有别的姑娘呢,或者你要不想要姑娘,我们也……”

老鸨到底没把话说完,毕竟要在韩文清冷脸的威压下说完话的目前,张新杰也只算的上半个。也多亏了韩文清这张脸,几人意外轻松出了独间儿。

韩文清压着火气往外走,余光却瞥见了一个熟悉的身影。那一身雪白和不食人间烟火的气质,在这楼里显得格外的格格不入,但即使格格不入,他在这里却是事实。

那朝思暮想的人,韩文清想了无数种相见的情景,却没想到他会出现在这烟花之地。

出了溶月阁,韩文清怒气冲冲的撂下一句“成何体统!”便和张新杰一同离去。

韩文清自己也说不清,成何体统这四个字,到底有几分是对黄少天说的,几分是对他们这几个人说的,又有几分是对那人说的。

即使他已身处虎琊洞,心却落在了溶月阁,更确切的来说,是落在了身处溶月阁的叶修身上。

这夜韩文清又梦见了叶修,不过这一次的梦与往常都不一样,不再是月泉潭,不再是白衣的仙君,不再是温柔的顺毛。可能是受了溶月阁的影响,这次的梦,却有些不可描述。

韩文清再次从梦中醒来时,对着精神异常的某处,只觉得自己一定是种了毒,一种名叫叶修的毒。

—————————————————————————
双更一时爽,码字火葬场

评论(4)

热度(6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