络喵

佛系写手不定期更,想起来就写

杂食动物
全职all叶/正副队 主韩叶/周叶/双花
杀破狼/六爻/镇魂/默读
虽然目前97%写的都是韩叶

[韩叶]狐媚子1

虎韩×狐修  
ooc慎!有私设慎!狗血无逻辑
正文:
韩文清趴在树杈上的阴凉处打盹,毒辣辣的太阳和远处吵人的知了声让韩文清这个午觉并不太美好。

韩文清好不容易在热浪和知~了~声中迷迷糊糊的睡过去,又有不长眼的家伙跑来饶他午睡。

“叶秋那个狐媚子又到处勾人了,山下周府的周大少爷被勾的魂都没了,好好个青年才俊,被叶秋的媚术害得哟,还说都是他自己一厢情愿,不是受叶秋媚术所祸,说出来谁信啊,你信不信!你信不信!”

‘叶秋?不就是那个狐王?这……这在下面嚷嚷的不也是只狐狸嘛,狐族可真不是个消停的种族。’韩文清半眯着眼睛,看着刘皓对围着他的一堆妖说着他王的坏话。

这些妖里面,都是些修为不高的,大部分连形都化不了,对刘皓这样的大妖有着近乎盲目的信从。

“信。”

“当然信,皓哥你还会胡说不成。”

“是啊是啊,皓哥说的当然是真的。”

这些妖里,一部分本来就是和刘皓一伙的,一部分是被掐着脖子威胁来的,剩下的一部分就是天真无邪,听说了什么都觉得是真的。

韩文清烦躁的呼噜一声,树下那群背着人嚼舌头的小妖们瞬间吓得四散而逃。

刘皓抬头往树上看去,刚好和趴在树上的大老虎对上眼,就被半眯着的眼中透出的,不知是不是被饶了清梦而暴怒的眼神吓得心一惊,摸摸鼻子,骂骂咧咧的和着妖群跑了。

看着那群妖没影儿了,韩文清才坐起来,烦躁的舔毛。

他会在这里忍受着热浪和知了烦人的声音,就是为了避免被洞中那群吵人的家伙打扰他的午睡。他房间后面刚好有棵参天的梧桐,引来一只又臭美,脑子还不太好使的凤凰,放着自家窝不睡,偏爱跑到那棵梧桐上。本就是只聒噪的凤凰,还惹得族里那些吵吵的家伙兴奋的不得了。谁知道出来一趟,不仅被扰了午睡,还被迫听了一堆的八卦,心情更是不好了。

等韩文清回到虎琊洞,不出意外的看到那棵参天的梧桐上面垂下赤色的羽毛。

虎琊洞说是洞,其实进了洞口后是个四面环山的凹地,除了四周高的看不见山顶是出口以外,就只有那么个不起眼的山洞是这虎琊洞的进口了,那四面山远看如同虎口,因此得名虎琊洞。

那山有多高?说是几乎没有鸟能飞过他进到虎琊洞里,哦,除了睡在梧桐上那只凤凰以外。

而那只凤凰所霸占的这棵梧桐是放眼虎琊洞中最高的东西。也正是因为它又高又大,才受着巨大的凤凰喜爱,没别的原因,就是因为它大,睡起来舒服。那参天的梧桐上,被羽毛铺的整个树杈都是,远看还以为那树是烧起来了。

而树下距离了一堆虎崽子,对着那羽毛又扑有抓的。还有的爬到了树上,奈何这树实在太高,这些大猫爬到一半上不去也下不来,卡在中间很是尴尬。

张佳乐被这群大猫当成了玩具,丝毫不忧心,反正那么多年了也没谁挠下了他一根羽毛。

韩文清往树下一站,大猫们瞬间就散的干净,毕竟在这位王的屋外吵闹,万一这位暴君生气了怎么办。

这位暴君心里苦,除了把上一位虎王打下王座的那一次凶残了一点以外他什么时候暴君过!

张新杰表示,你上次打那架就足够建立威信了。真的,你看那么几十年了都没人敢跟你屋前吼一声,更别说你脸上就写着暴君两个字好吗。

那他们敢在我屋前蹦跶玩儿抓羽毛?

那是天性使然。

好吧,反正韩文清往哪儿一站,周围瞬间就剩他一人了。

然后从天落下一根赤红的发亮的羽毛。

然后张佳乐醒了,看见被韩文清拿在手里的,羽毛。

“卧槽韩文清!!你居然拔我羽毛!!打架吗?!!!!”

瞬间清醒的张佳乐俯冲下来,韩文清忙往旁边一躲,尖锐的鸟喙擦着韩文清的脸过去。留下一道细而长的血痕。

“张佳乐,你疯了吗?”

脸上的血口子让韩文清冷了脸,没等他反应过来,张佳乐的爪子又夹着劲风抓了下来。

“你乐爷的羽毛啊!挠我羽毛者,不共戴天啊啊!!”

张佳乐的攻击很快,爪子翅膀嘴还混着烧而不尽的涅槃之火,只是瞬间,方圆几十里就炸开了锅。

韩文清不愿与张佳乐争辩,不就是打架吗?他韩文清还怕打架不成。

韩文清变回兽身,纵身一跃跳到大凤凰的背上,这时的张佳乐浑身都燃烧着涅槃之火,所及之物,无不魂飞魄散。可韩文清却毫发无伤。张佳乐飞到高空翻身往下,想把韩文清摔下去,可没想到韩文清咬住背上的羽毛,还抓的挺紧。

韩文清往张佳乐身上利爪一挥,大片大片的赤羽飘在空中。赤羽燃着火往下落,仿佛天降火雨。张佳乐瞬间就心疼自己的羽毛了,尼玛,那可是他日日夜夜细心呵护的羽毛啊。

韩文清可没空感受张佳乐的心疼,几爪子下去,赤羽铺了一地。张佳乐只好赶紧认怂,不然要成秃毛凤凰了可就没脸回去见父老乡亲了。

张佳乐回到地面,在韩文清的威胁下,翅膀一扇,地面的涅槃之火灭了下去,到处都是黑乎乎的,只有那赤红的羽毛显示着他的存在感,彰显着韩文清的胜利,也彰显着张佳乐的惨败。

这场架让张佳乐掉了好一段时间的毛,从此以后再也不敢跟韩文清急,可能在下一个百年到的时候张佳乐才会想起,这是他百年一次的换羽。

不过这是后话了。

打了一架吃了满嘴毛的韩文清看着烧的满是黑炭的虎琊洞,皱着眉毛,把事儿甩给了张新杰收场,自己溜了。

夜幕降临,韩文清溜达到月泉潭边,刚好可以清洗清洗,洗洗这一嘴毛,韩文清觉得自己舌头都快给烧没了。

夜晚的树林,没了白日灼热的阳光,凉凉的月光撒在树林里,潭边有不少精怪趁着这大好的月光,吸收月光中的灵力用于修炼。

这些精怪多是还没有生出灵识的,韩文清也不必避讳,赤着身子泡进冰凉的水里。夜晚的潭水冷的刺骨,却刚刚好和那涅槃火留在身上的灼热相互抵消些。韩文清靠在石头边上,很是怡然自得。

不过这潭水泡久了,即使是韩文清也会觉得凉。

韩文清闭着眼,能清楚的感受到月光撒在皮肤上的微凉,调动起体间真气,运行了一个小周天,把月光中的灵力化为暖意,刚好与潭水刺骨的寒冷相抵。

耳边是树林里的窸窣声,以及那些精怪浅浅的气息,还有潭水的滴答声。

潭水的滴答声?

此处乃是无源之水,从来都静而无声,哪会有滴答声?莫不是有其他人也在此处沐浴?

韩文清只好默默祈祷着不是女修,转身想离开。却听见隐隐有歌声,听声音不似女子,却又婉转勾人的很,引人想要一睹唱曲之人容貌。

反正不是女修,都是大男人有什么可避讳。韩文清循着声音游了过去,游了好些距离,韩文清都忍不住感叹这距离是怎么让歌声传过去的。

寻到歌声处,韩文清拨开潭边的树叶,只见一人沐浴在月光下,月光正好照在那人身上,映的皮肤如同雪玉,仿佛要化在月色里。一头墨发散在水里,修长的指尖拿着一只白玉的小杯,在月光下竟是半透明的。明明手中只有一只小杯,却以肉眼的速度可见到杯中正一点一点的满了起来。

那人把小杯放在唇间,他的唇有些薄,却透着温润的红。他浅酌了一口,细细品着杯中物,唇角上挑,看样子对杯中物甚是满意。

等韩文清回过神来,已经盯着那人看了好一会儿,这再被人发现肯定就以为是偷看了,那可就尴尬了。

然而今天老天似乎是专和韩文清作对,刚他本来准备离开,却被歌声吸引而来。现在他刚转过身,那人也刚好转身过来,看见了人影,“嗯?”

‘被那人发现了’,韩文清满脑子只剩下尴尬,仿佛是偷窥被抓住的流氓似得。

换做是平常,韩文清可能也就淡定的转身,说清事由经过也就罢了。可这会儿韩文清满脑子想着不能被发现,脑子一抽化为兽身,隐去妖气,装作是出来晒月亮的灵兽。

可韩文清瞬间就后悔了,因为那人见是灵兽,稍微震惊了一下后竟赤着身子朝这边走了过来。见韩文清要跑,还朝他招手道,“来,别怕。”

那人见潭边的灵兽摆出了攻击戒备的姿势,靠近的脚步丝毫没有犹豫。直接伸过手去要摸这灵兽的头。

“小猫咪,过来。”

‘谁他妈是小猫咪啊!你家猫长这样,老子好歹也是只老虎!这人白长得那么好看,不是眼瞎就是脑子不好。’

这样想着可韩文清还是被那人摸到了脑袋,一股舒服的、充沛的仙气透过皮毛顺着韩文清的筋脉在周身走了一遍。

温柔的仙气在筋脉中轻柔的拂过,韩文清身子都软了,乖乖的趴在地上让人顺毛。

“这不是开了灵智了吗?怎还听不懂说话,该不会脑子不好使吧。”

‘!’

“小猫咪,你这皮毛倒是舒服的很,给我摸摸肚皮吧。”

韩文清听话的翻过身,把肚皮给人摸。

“还真给我摸,看样子是脑子不太好使,小猫咪你记住,以后可别把肚皮给陌生人摸,很危险的。”

‘!!!’

韩文清被那人提醒后才反映过来自己做了什么,连忙翻身起来,磕磕绊绊的跑了。跑到一半韩文清突然想起还不知那人是谁,又忍不住回去看那人还在不在。

等韩文清再次回到潭边,那人已穿好的衣裳,一身雪白的衣裳,终于衬得那人有了些生气。

他看到了韩文清,走过去在毛脑袋狠狠揉了一把,“我叫叶修,小猫咪我们会再见的。”

——————————————————————————
前两章大概修修戏份会比较少都是比较侧面的描写。
老韩……老韩已经崩了,我救不回来了QAQ




评论(8)

热度(7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