络喵

佛系写手不定期更,想起来就写

杂食动物
全职all叶/正副队 主韩叶/周叶/双花
杀破狼/六爻/镇魂/默读
虽然目前97%写的都是韩叶

[韩叶]狐媚子3

虎韩×狐修  
ooc慎!有私设慎!狗血无逻辑

这篇文主韩叶,但是可能会在写的时候夹杂一些喻黄双花林方之类的副cp,或多或少,主要我吃的cp多,写的时候把持不住😂😂在这里先预个警,宝贝们如果很介意的话也可以告诉我,我……我可以忍住的……大概。

正文:
万蛇窟外阳光明媚,羽蝶双飞,万蛇窟内阴暗潮湿,唉声连连。

哦,这个唉声连连的,其实只有趴在喻文州书桌上装死的黄少天一个人而已。

在黄少天叹气大概第200多次的时候,青色的一小蛇爬进来,在两人面前变化成一个少年形态,对二人说到,“王,黄少,虎王来了,现在已经到山头了。”

“啊!!文州!!!”

喻文州看了一眼抓着头发哀嚎的黄少天,对那少年点头表示知道了,少年才退了下去。

“看样子少天躲在我这里也没有用啊。”喻文州语气依旧温文尔雅,脸上也带着他的标准微笑,但确是见死不救的意思。

毕竟蛇是一种很记仇的生物,即使黄少天已经跟他们解释过好几次,那次去溶月阁真的是个意外,他只是有次路过人间,见那里热闹的很,又听那处传来悠悠琴声,才以为那是个好地方,谁曾想……

哎……黄少天苦啊,那次之后,喻文州把他折腾的那叫一个惨,就现在还时不时的拿那天的事儿变着花样的找他“麻烦”。

更有韩文清,三天两头的跑来找他切磋,你一个虎王找我这个小猫咪切磋个毛线啊!要脸!!我只是个可爱的小猫咪!!

韩文清这段时间的低气压,让他走在路上有点儿眼力劲的都会绕道走,谁也不知道是哪个胆儿肥的家伙敢惹的虎王不高兴。

然而惹得韩文清不高兴的这位并不自知,还在广寒宫旁的月桂树上,赏着月桂,看着嫦娥姐姐跳舞,悠悠然的喝酒呢。

顺便一提,这酒还是从方锐那只蠢兔子那儿骗来的。

叶修提着骗来的两壶桂花儿酿,悠哉悠哉的喝完一壶,提着剩下的一壶回家找叶秋分享战利品去了。

叶秋正忙着准备妖族每年年末都要举行的妖市的事务,每年妖市,天上飞的,地上跑的,水里游的,草木虫兽,各族都将聚在一起,很是热闹,也很是麻烦。要开一次妖市,得从年初就开始准备,大大小小事务准备一年,就为这年末一个月的妖市。所以各族就轮流着来,每个族一年,今年刚好轮到了狐族。

叶秋正忙的脚不沾地呢,看见眼前一抹白闪过。叶修这活祖宗提着酒壶晃悠悠的回来,就气不打一处来。

“混蛋哥哥,你又去哪儿鬼混了!好几天的见不着人。”

“诺,见你辛苦了,给你带点儿好东西犒劳一下。”

叶修把酒往桌子上一放,又没个样子的往旁边的躺椅上一趟。

“一回来就又躺下了,祖宗你是没长骨头呢。”

“给你带酒还念叨,白眼儿狼。”叶修嘴上说着,手欠的掰下一旁花瓶里的一小枝梅花玩儿。这个季节秋热还没过,居然都有梅花了,玩儿了一会儿又把树枝叼在嘴里,研究着怎么叼着最好看,最勾人。

见叶修明显就没把自己的话过耳,叶秋气的抓起桌上的酒壶就开始猛灌。

“诶诶蠢弟弟,这可是从点心大大哪儿拿的桂花儿酿,你就这样糟蹋呀。”

这桂花酿得慢品,才能让桂花的香味在唇舌之间久久不散,而且,看着已经趴在桌上不省人事的叶秋……

这桂花酿喝着香甜,很容易让人觉得不易醉人。实际上,这桂花酿却是后劲大的,总让人不知不觉就醉生梦死了。

叶修和叶秋都不是酒中好手,只是叶修常年在外游走,曾经干过想要喝酒勾引对方,自己却被一杯放到的可耻经历,于是常年与酒打交道,硬生生练出现在的好酒量。

不过叶修刚也喝了整整一壶桂花酿,别人是看不出,只有叶修自己觉得有点儿晕乎乎的,才一回来就躺了。

只是叶秋嘛……叶修本来打算让他喝一杯,好好睡一夜,谁知蠢弟弟直接灌了一整壶,怕是要睡上好几天了。

“啧,蠢弟弟哟。”

叶修啧啧两声,躺回躺椅上继续醒酒,不知不觉也睡了过去。

待叶修醒时已经入了夜,一旁的叶秋睡得不知世事,还不知得睡多久。由于一些原因,叶秋的房间没有他的命令下人是不能私自进入的,不能让叶秋就这样睡上几天,只好把他搬到床上,盖好被子。

出了房门,叶修隐去了身上的仙气。

入了秋的晚风有些凉,虽然叶修已是仙躯不太俱寒,还是忍不住想起前些日子撸过的毛老虎,那老虎毛可比自己的狐狸毛暖和多了,摸起来也比狐狸的毛厚实的多。

越想越是心痒难耐,叶修有些迫不及待的想撸毛老虎。

‘也不知道会不会在月泉潭啊。’

“啊,王。”遇上路过一个小侍女,小侍女连忙施礼。

“王今夜要出去吗?”

“嗯。”叶修微微点头,并不多言。

小侍女没觉得有什么不对,只是隐隐觉得今天王穿的好像不是一身白衣,而是一身青衣。却也没多想,做自己该做的去了。

叶修来到月泉潭,并没有看到毛老虎的影子,

“想也是吧,不过就是路过的灵兽。”

而其实韩文清刚好在月泉潭,毕竟他现在一到晚上,待在月泉潭的时间比待在虎琊洞的时间多多了。

不过韩文清也刚到,老远就看见了叶修。想了想还是化成兽形,隐去了妖气,又抓了一只野山鸡吊着晃晃悠悠的超叶修身边溜达过去。

叶修坐了一会儿,从怀里拿出那个白玉小杯,不一会儿小杯中就满了,叶修就放在唇边慢慢的酌着。

余光瞥见一个黑黄相间的东西走过,不是毛老虎是谁,没曾想还真遇到了。

“嘿,小猫咪,又见面了。”

韩文清听到叶修又叫自己小猫咪,纠结的不行,这人到底是怀着怎样的心态叫他小猫咪的?!

“不认识了?我是叶修啊,叶修,还记得吗?”

能不记得吗,心心念念的几乎夜夜都在这里守着啊,您可终于舍得来了。

叶修见毛老虎愣着不过来,以为他是忘了,毕竟这只毛老虎好像脑子不太好使。突然想起自己还隐去了仙气,可能是这个让毛老虎觉得奇怪所以不敢过来吧。

于是叶修又放出仙气,果真看到毛老虎犹犹豫豫的往这边走过来。

不过韩文清可没注意到叶修身上的仙气变化,他只顾着纠结叶修叫自己小猫咪这件事了。

韩文清走过去,把嘴里的野山鸡放在叶修面前,抬眼看着他。

“哟,还逮了只山鸡,要不哥给你烤烤,让你尝尝熟食的味儿,可比着血淋淋的好吃多了。”

韩文清一声不吭,围着叶修转了两圈,坐下来,看叶修运起法力,三两下的处理了野山鸡,又用法力生了一堆火,再拿出一把伞,把野山鸡穿在伞的顶端,烤起鸡肉来。

‘这是上等法器吧,居然用来烤肉吃!’

好吧,虽然这画面让韩文清对叶修不食人间烟火的谪仙形象有些崩坏,但是叶修就算是拿着伞烤肉吃也是好看的!

其实叶修烤的也不是很好吃,但是韩文清还是把它全部消灭掉了。

吃完东西,韩文清心满意足的把脑袋放在叶修肚子上,贪婪的闻着他身上的气味,是桂花的味道。

叶修也心满意足的抱着毛老虎揉毛,揉了毛又去手欠的捏爪子,也就是韩文清,换一只老虎来,叶修可能就没手了。

大概是桂花酿得酒劲还没全部过去,叶修揉着毛就睡了过去,韩文清怕人着凉了,使了个术法让自己变大了一圈儿,刚好让叶修能枕着他的肚子睡,又能把叶修全部裹在毛里,然后拥着叶修也睡了过去。

评论(1)

热度(6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