络喵

佛系写手不定期更,想起来就写

杂食动物
全职all叶/正副队 主韩叶/周叶/双花
杀破狼/六爻/镇魂/默读
虽然目前97%写的都是韩叶

[韩叶]狐媚子4

虎韩×狐修  
ooc慎!有私设慎!狗血无逻辑

正文:
自从在溶月阁遇见叶修以后,这是韩文清睡得最好的一觉,嗅着叶修身上淡淡的桂花香,一夜无梦。导致第二天睁开眼看见缩在自己毛毛里睡得安稳的叶修,还以为自己在做梦。

韩文清把脑袋放在前爪上,看叶修毫无防备的睡着。

除了能看到因为睡得暖和,而有些微微泛红的脸颊,呼吸间能感受到他唇边轻柔的气息。那双修长的手缩在毛毛里,正贴着韩文清的毛肚子。

对于叶修基本整个人都埋在自己的毛毛里的这件事,韩文清很是愉悦。随着叶修平稳的呼吸,又不知不觉睡了过了,等再睁眼的时候,叶修却不见了踪影。

对叶修这种睡完就走的行为韩文清是非常的嗤之以鼻,但又忍不住的怀念那人有些微凉的体温,和他身上淡淡的桂花香……嗯……韩文清对自己这种记吃不记打的行为也很嗤之以鼻。

说不清。

韩文清自己也说不清为什么,就像走在一条大路上,路却突然塌了,一时大意陷了下去,从此便是万劫不复。

这之后,两人皆是心照不宣,常常到这月泉潭边,有时韩文清先到,便打些野食来,等叶修来了烤着吃。有时叶修先到,就在潭边,拿着他那白玉小杯悠悠然的酌着,时常也会带来一些桂花酿,韩文清算是知道他身上常常沾着的桂花香是哪儿来的了。后来见韩文清每次都会带着野食来,叶修才仿佛后知后觉的不好意思,偶尔也会采些个野果儿,却也敷衍的只有一两个,然后还借着老虎吃肉不吃果子,然后进了自己的肚子里,可以说是非常的不要脸了。

有时候叶修会一边撸着老虎毛,一边给韩文清讲讲他见着的好玩事儿。人间的,妖界的,仙界的,还有抱怨自家蠢弟弟的念叨和事儿精……反正叶修想着啥就说啥,没说的就安静的抱着韩文清撸毛,然后又被韩文清圈着睡上一觉。

这样以天为被以地为席,在初秋的天气两人睡得尚且算是暖和。可秋去冬来,再有那么些日子就不能这般露天而眠了。

不过没来得及等韩文清为此苦恼想出解决的法子,叶修这天便说了,“明日我就遛不出来了,我家那蠢弟弟抓我给他当帮工呢。再过些日子有个好玩儿的,就是这个把个月吧,得忙的昏天黑地的。”

他看韩文清盯着他,琥珀色的大眼睛映着月光的清晖,好看的紧。

“到时候你可以去玩儿玩儿。”

每年妖市好玩儿的都不少,叶修本是个不爱凑热闹的,往年闲时也会去看看。不过介于一些原因,他和叶秋要是被人撞见难免有些麻烦,所以这些年反而不怎么去了。

今年又是狐族一手操办,有趣的东西不少,不过也因为太清楚,就少了往年一路走一路瞧个新鲜的乐趣。

韩文清顺着叶修手在他手心蹭了下头,这些日子听叶修讲了不少事儿,虽然他小心的逼过了和他身份有关的,但是他家那位弟弟,只怕是让叶修又爱又恨,时常不经意的挂在嘴边,稍微有些在意,叶修的弟弟,也是位仙君吗?

叶修讲完,叹了挺大一口气,“哎,天气越来越冷,没你这大老虎当暖枕,这个冬天,苦寒哟。”

‘哦,现在你知道我是大老虎不是小猫咪了,没认识我的时候也不见你冻死了,没出息。’

韩文清心里吐槽叶修,越是对这人熟悉,最早那脱世出尘的谪仙形象就越是崩灭,却还是把怀里的人紧了紧,稀罕的跟个什么似得。

之后的时间,韩文清果然就再没见着叶修。

直到一天,张新杰拿来了一张请柬。

张新杰拿请柬过去的时候,韩文清正在书房不知道在折腾个啥。门被打开的一瞬间,就看到韩文清慌里慌张的打开一书,盖在一张宣纸上面。

韩文清抬手抵在鼻尖,轻咳了一声,“新杰?何事?”

“狐族送来的请柬,”张新杰把手中的请柬递过去,“你在练字吗?”

“啊?”

“啊,嗯……闲来无事,练练字。”

韩文清接过请柬来,请柬通体玄色,纸张边缘有着金色的狐纹。手指触摸到背面的凹凸感,翻过来一看,是一片银杏中间一只狐面,这是叶氏狐族的纹饰。

这请柬散发出淡淡的若有若无的桂花香,打开一看,果然其中夹着几朵零散的桂花,小小的花骨朵被细心的摊平,压成了规规矩矩的五瓣。

‘叶修!’

“原来着桂花香是这里面的,狐族倒是风雅的很,这个季节还能找着桂花,怕也是废了番功夫。”

韩文清拿起一小朵桂花,两指轻轻的捻着花瓣儿,“哼,没个正经。”

“从腊月十五到正月十五,整整一个月。族里那群小崽子们可又要乐疯了……”

“嗯,到时候去看看。”

“啊?”张新杰忍不住的觉得惊讶,

废话,这人以前弄死不和别族过多交涉,除了打架,别的什么事情都推给他。只有黄少天,喻文州,张佳乐,孙哲平,还有他张新杰这几个早些年认识的人平时时常来往。像狐族,黄少天和张佳乐都与之相熟的很,可他也不愿去结交,每年妖市,他也从不参加,这次怕真是太阳打西边儿出来了。

“嗯,去看看。”

之前韩文清就觉得叶修应该是狐族的什么人,但是狐族未曾听过有哪个飞升的妖仙,所以一直不太确定。可这几朵小小的桂花,却让他确信了叶修一定和狐族有什么关系。

韩文清才不管张新杰的下巴会不会砸在他脚背上,见他无事了,便打发他离开。

在张新杰离开后,韩文清小心翼翼的把那几朵桂花放进一个小锦囊中,然后放在暗柜里那三根赤羽旁。又将桌上那张宣纸裹起来,放在一堆杂书中,试图让他看起来不那么惹眼。

离下旬也就还有几日,妖市,谁知道会遇见些什么呢。

评论

热度(6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