络喵

佛系写手不定期更,想起来就写

杂食动物
全职all叶/正副队 主韩叶/周叶/双花
杀破狼/六爻/镇魂/默读
虽然目前97%写的都是韩叶

[韩叶]狐媚子5

虎韩×狐修  
ooc慎!有私设慎!狗血无逻辑
正文:
腊月十五,伴着大小精怪们的欢呼声,热热闹闹的打开了妖市的大门。

“啧,这天都灰了好几日了,说不定得下雪。”叶秋坐在去往妖市路上的步辇上,撩开那层薄纱看着阴沉沉的天空。

“这要是下雪了,那些个小崽子肯定得兴奋坏了,但是下雪了天儿冷,特别是你这个怕冷的家伙就惨咯。”

叶秋放下撩开纱幔的手,揉着腿上趴着一只小狐。这小狐通体雪白,正懒洋洋的张着嘴打哈欠,并不准备搭理叶秋这念了一路的各种絮叨。

‘天儿冷了,我就去找大老虎,被老虎圈着睡就暖和。’小狐打完哈欠,粉嫩嫩的小爪子在叶秋的华服上踩了踩,不小心被爪子抓出一根线,立马用爪子盖住,挪挪身子躺好,装作什么都没发生的样子。

进了妖市,两旁买卖的吆喝声,小妖们打闹嬉戏,热闹的很。

妖市中心的小花楼被当做各位族王的临时聚会处,每年妖市,各个族的王都会来此一聚,表示与其他各族的友好关系,若是这一年哪两族有些过节,也会就此机会化解一番。

只有这虎族的韩文清,继王位三年从未参与过任何的活动,好在他有张新杰,算是把各族的关系处的很友好了。

而今年,不知道这韩文清怎么突然想明白了,早早的就来了妖市。

叶秋的步辇刚到小花楼楼下,一个小妖便迎了上来。

“狐王,吾王已在楼内等候已久,特命我来相迎。”这小妖少年身形,一身青衣,正是喻文州身边的小侍从。

叶秋抱着小狐下了步辇,对小少年风度翩翩的点了下头,示意少年带路。

小花楼中,各位族王已经来了不少,叶秋随着小少年的带领来到喻文州的桌旁,黄少天正抓着桌上的小鱼干往嘴里塞呢。

“文州,少天。”

“哈哈哈老叶老叶你可来了,快坐快坐,这次你们准备的小鱼干真好吃,还是你懂我。对了对了,今天老韩也来了,一会儿介绍你俩认识认识。”

叶秋还没坐下来,就听了黄少天一耳朵的聒噪,连怀里的小狐都忍不住把脑袋埋到叶秋怀里,试图隔绝黄少天的声音。

‘还好叶秋平时虽然絮叨了些,和黄少天还是差了不少级别,不然成天听这脑仁儿都得吵炸。’

“叶兄,”比起黄少天的滔滔不绝,叶秋还是觉得喻文州温文尔雅的点头微笑更加受用。

“叶兄怀里怎还抱只小狐来。”

“这小狐顽皮,今日误入了我的步辇,半路上发现了就顺路带来。”

叶修躲过叶秋伸过来揉他脑袋的手,偏头对叶秋腰间玉佩的流苏又啃又挠。‘兄长的头怎能给你乱摸,给哥顺顺毛就行。’

这边叶秋和喻文州有一搭没一搭的聊着,浑然不知被立在门口当门神的韩文清盯着看了良久。

韩文清看着坐在小花楼中的叶修,举手投足间都甚是温文尔雅,淡淡的一个微笑就能迷的那些个小妖们神魂颠倒。但总觉得这个叶修有些奇怪,却又说不上哪里奇怪。

“王,怎不进去?”张新杰淡淡的提醒韩文清,避免他继续在这里当门神,眼神很是犀利的捕捉到了韩文清在这里当门神的原因。

‘叶秋?他二人何时有过交集?’

韩文清还没走过去,就被黄少天眼尖的瞅见,立马放下手中的端着的第不知道多少盘小鱼干朝他挥手。

“老韩!新杰!这里这里,你们刚去哪儿了,快来看看这就是我之前不止一次和你们说的狐王叶秋。”

叶秋并不知道自己何来的魅力让黄少天不止一次的对狐王提到他,但还是起身和二人进行了一番久仰久仰客气客气的官方客道。

不管这几人的谈话到底如何,怀里的小狐倒是对韩文清感兴趣的很,也不玩儿玉佩的流苏了,直愣愣的盯着这年轻的虎王看。

‘哟,小猫咪的人形还蛮不错的嘛,就是……那么凶干啥,还真像个守门神。’

韩文清一边应付着和几人东拉西扯的闲聊,一边死死盯着叶秋的一举一动,一颦一笑,恨不得把叶秋盯穿了。

叶秋被他盯得浑身不自在,不知道这初次见面的虎王恶狠狠的盯着他干嘛,如若叶秋是只兔子精,他都要怀疑韩文清下一秒是不是准备把他一口吞了。

‘盯着叶秋看嘿,人家认识你吗,蠢大猫。’

一直“安分”待在叶秋怀里的小狐突然窜了出去,等几人反应过来想去捉他回来的时候小狐已经跑出了小花楼。

“诶诶诶,老叶老叶你家小狐狸跑出去啦,它这连形都化不了,跑出去还不被捉去两三口就没了!!”

叶秋忍住几乎要脱口而出的“混蛋哥哥”,内心咆哮表面淡定的对慌张的几人说,“这小狐机灵的很,出不了事儿。”

说完又见韩文清皱着眉头忍怒的样子,想是小狐没大没小的冲撞了这位虎王。

“这小狐往日在族里也是守规矩的,今日头次来妖市,想必是一路见了些稀奇的早就忍不住去瞧个热闹,冲撞了虎王,还请见谅。”

叶秋随口瞎诌的话韩文清没听进去,他满脑子都是小狐从他身边过时,那一股熟悉的桂花香。

“王,”喻文州身边的小少年小声的对几人说了,“这是刚才狐族的让我带过来酒。”

喻文州和叶秋对视一眼,心中各有了些盘算。叶秋接过小少年手中就酒壶,“哦?是哪个该死的懒东西还让别人给他跑腿。”

小少年微微欠身,“狐王且不要这么说,是刘大人身边的人,刘大人忙着应酬,怕也是有急事儿,我反正也要过来,不过顺手带过来而已。”

‘刘皓?他会这么好心给我送酒?这酒里怕是有些心思。’叶秋这时却犯了两难,这酒是万万喝不得的,可自己族里的总管送来的酒却不喝,这不是摆明了告诉别人他狐族内部有问题。

好在叶秋余光看见一抹白色的小团子,这小团子往自己身上跳的时候,叶秋装作没有拿稳,碎了酒壶。

小狐抖了抖耳朵,钻进叶秋怀里,‘叶秋这手抖的玩意儿,毛都给我淋湿了。’

“哎呀这小狐,回来的可真是时候,这酒闻着味儿,啧啧啧,白白的好酒就给浪费了,可惜了可惜了。”黄少天对着碎掉的酒壶咂嘴。

“啊抱歉,这贪玩的小东西今日屡次三番的冲撞各位,回去定要好好教训教训他。”叶秋说着,在狐狸屁股上拍了两下。

炸毛的小狐张嘴就准备往他手上咬,被叶秋躲了过去。

这下叶修突然感到没对劲,身体软乎乎的有些使不上劲,难道这酒……

“这小狐甚是讨人喜欢,不知狐王可否借我玩儿两天。”

说话的是韩文清,叶秋看他黑脸说出这话,分明是在说,这小狐崽今天惹我不高兴,我要带回去好好教训他两天。

不过混蛋哥哥比谁都狡猾,也吃不了亏。于是叶秋把浑身软绵绵的小狐递了过去。

韩文清接过小狐时,留意了叶秋身上,并没有他熟悉的桂花香,反倒是这小狐身上有着浓浓的桂花香,手不自觉的在小狐身上轻轻抚弄着。虽然有很多事情韩文清还没有想明白,不过他基本确定怀中的小狐就是叶修。

这小东西软乎乎的抱在手上,真好摸。

————————————————————
剧情真难写,我都不知道我乱七八糟的写了啥,反正我准备狗血的开车了,

评论(1)

热度(4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