络喵

佛系写手不定期更,想起来就写

杂食动物
全职all叶/正副队 主韩叶/周叶/双花
杀破狼/六爻/镇魂/默读
虽然目前97%写的都是韩叶

狐媚子 七夕番外 双花篇

双花双花
虎平×凤乐  
ooc慎!有私设,乐乐有性转(微)慎!狗血无逻辑大孙反正就是宠宠宠
正文:
虎琊洞的大梧桐树上,张佳乐正睡的昏天黑地,正梦到他长出了千盼万盼的第十根最漂亮的尾羽,还没来得及瞧仔细,就被人吵醒了。

吵醒他美梦的是只叫孙哲平的大老虎,这只大老虎一直对他不安好心!张佳乐觉得孙哲平肯定和树下总是企图挠他羽毛的那些猫崽子一样,窥觎他漂亮的羽毛,不然他为什么总是给自己带很多好吃的,还带他去玩儿好玩儿的。

不过张佳乐的算盘打的啪啪响,任孙哲平好吃的好玩儿的给他供着,想打羽毛的主意,哼,没门儿!

这不,孙哲平这会儿又准备带张佳乐去玩儿了,还带了张佳乐最近超级喜欢吃的藕盒子。张佳乐吧唧吧唧的吃的可开心,被孙哲平一路带到了人间。

“大孙,我们今天去哪儿玩儿啊。”张佳乐吃完最后一口藕盒子,终于想起问问他到底会被带去哪儿。

“人间今日是七夕,晚间这个小街上会有很多好玩儿的,一会儿给你买糖葫芦。”

“两串儿!”

“好。”

对于七夕是什么日子,张佳乐并不清楚,虽然他已经九百岁了,但平日里很少去人间游玩。和族里那些老家伙比,他还算是毛都没长齐的雏鸟。不过确实毛没长齐,自己第十根尾羽还没长出来呢。

孙哲平带着张佳乐去湖边儿的小客栈坐下,准备吃些东西,等晚些点灯了才好玩儿。

张佳乐一手捏着炸小鱼,一手抓着鸡腿,吃的不亦乐乎。他突然看到对面儿街上有家店,很多人进进出出,出来后身上都会变个样子,身上的衣服会变好看!

“大孙!那家店可以变好看,我们去那儿!”

“诶,乐乐,这是卖女人衣服的。”

“女人?”

孙哲平突然想起来,这凤凰一族和花族一样,对雌雄的区别都不太明确,他们在最初化为人形的时候会默认一种性别,但是若是愿意,也是可以随意化另一个性别的,这和普通的幻化法术不同。

没等孙哲平反应过来,张佳乐就突然变成了女身,“这样就可以了吧。”

孙哲平连忙松开本来抓着张佳乐肩膀的手,都是男儿身倒是没什么,张佳乐突然变成女儿身,虽然都是同一人,但还是觉得男女授受不亲。

可张佳乐才没注意孙哲平的不自在,拉着孙哲平就进了这家店,在里面儿挑选了起来。

“大孙大孙,好看吗?……这件呢?还有这件……”

“好……好看……”

张佳乐本就生的好看,男儿身时就已是这一处妖界最美的,现在的女儿身,五官更加柔和,就连……就连身子都是软的……想到这儿,孙哲平不自觉的回忆起方才指尖触碰到的柔软的触感。

等张佳乐选好了衣服,开开心心的挽着孙哲平走出小店的时候,小街上已经到处挂满了各色各样的纸灯笼,好看极了。

“大孙大孙!糖葫芦!”

奈何万盏明灯,却只见那糖葫芦,

“好好好,老板麻烦两串糖葫芦。”

一手拿着一串心心念念的糖葫芦,张佳乐这才注意到小街上的灯笼和小摊,一路蹦跶着,瞧着什么都新鲜。

“嘿大孙你看这灯笼是个兔子,那边儿还有老虎,”张佳乐看了半天,气呼呼的,“怎么没有凤凰的!”

闻言,孙哲平悄悄在身后掐了个口诀,变了个凤凰的纸灯笼,挂起来,“乐乐,这儿呢,凤凰。”

“嗯……”

“怎么了?”

张佳乐摸着下巴盯着灯笼看了好一会儿,“这凤凰做的真丑,这人对我们凤凰是有什么意见吗?”

“额……”孙哲平无辜,孙哲平委屈,

“那我们去别处看看吧,湖边有当河灯的。”

小湖里已经放了好多河灯,照的湖边亮亮的,开满荷花儿似得。

“这河灯真好看,不过这是拿来干嘛的呀,那些姑娘好像在许愿。”

“嗯,是在许愿,”孙哲平拿了两个河灯,“你要许一个吗?”

张佳乐拿着笔,嗯……许什么愿呢?啊!就写每天都能吃糖葫芦藕盒子桂花糕琥珀糖!

写好后把河灯放进了湖里,孙哲平捏着张佳乐鼻子说,“整天就想着吃!那天变成只大肥鸟飞不起来才笑死人了。”

“你才大肥鸟,孙哲平你偷看!”

两人打打闹闹的,张佳乐也变回了男身,最后买了一壶甜酒坐在最高的小楼楼顶,望着街上的灯火阑珊。

“乐乐,你知道什么是七夕吗?”

“不知道,你说说呗。”

“七夕乞巧,女子们向织女祈求自己能够有巧手巧智,还有,祈求姻缘的意思。刚才我们放的河灯,有不少人会把心上人的名字写在上面,祈求和对方能够红线一牵。”

“哦,我全写了我爱吃的了,”张佳乐一拍腿,但是一想貌似也又心上人可以写,又释然了,“那你写了什么?”

“想知道?”

“说说呗。”

孙哲平一口喝掉杯中的酒,偏过头看着张佳乐,“你确定?”

“这有什么不确定的,大方点儿,给说说。”

孙哲平使了个术法把他的河灯捞了过来,递给张佳乐,“自己看。”

张佳乐乐颠颠的打开纸条一看,上面赫然写着三个字——张佳乐,反应过来什么的张佳乐红了脸。

只见孙哲平凑过来,在耳边说到,“河灯上的字条要是被当事人看到,当事人就必须得同意,你看到了,乐乐你说,怎么办。”

顶着个大红脸,支支吾吾半天都说不出句话的某人刚想说什么,就被孙哲平捏着下巴,迫着抬头看着他。

“只有一个选择,不然可就没有糖葫芦藕盒子桂花糕琥珀糖了。”

说完就慢慢凑过去,在柔软的唇上轻轻碰了一下,见张佳乐只是局促不安的不知道手脚该放哪儿以外并没有拒绝的意思,这才又吻了上去。张佳乐口中都是甜甜的甜酒的味道,第一次做这种事情的张佳乐没两下就被吻的喘不上气儿。

“大……大孙,我们凤族,一生只能有一个伴侣,我……”

“怎么,吃了我的,也亲了我了,你要始乱终弃?”

“不是……”

“那就行了,我这一生认定你了,乐乐,我喜欢你。”

———————————————————
“大孙,其实以前我一直以为你是窥觎我的羽毛。”
“嗯……那如果你始乱终弃我就把你羽毛扒光。”
“这么凶残的吗?”
“说明你对我很重要,感不感动。”
“不敢动不敢动……”

—————————————————————————————————————
本来准备七夕放个韩叶周叶双花的,懒癌让我没有码字动力……所以大概只有这一篇了。

狐媚子这篇写大纲的时候是准备中长,开好几趟车来着,但现在开了一波车后血亏了,写不动了😂😂果然我还是适合写短篇,让我考虑逻辑,坑是迟早的……
至于到底会不会坑…………额……说不准

评论(1)

热度(13)